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洪福的颜色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余昔青    时间:2019-12-18 08:41:39    「我要投稿

  一个周日上午,车子载着我们一行去塘源口乡洪福村。

  一出城南,就是满眼的绿色。绿色是属于生命的。对着远处绿色的山,大家在车上有说有笑。一个伙伴说,其实我们都是城市动物。想想也是,城市给了我们无数的生活便捷。试想一下,有一天我们离开城市,真有些不习惯,比如,不习惯陌生的居所,不习惯安静寂寥,不习惯没有手机信息的世界……

  不过,习惯了城市灰色的钢筋水泥、炫目的霓虹灯,并不是说,我们要完全抛弃生命的绿色。你看,城市公园、道路绿化,哪怕是家里阳台上的一盆绿植、桌上的一束花,无不表示着我们对生命颜色的敬畏。

  车子过了国道,一会儿就进入弯弯曲曲的山间公路。绿色就更多了,树叶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无数的虫鸟在吟唱着生命的歌。

  车窗外一条山溪也随着车子在行走。时不时,会有一个碧绿的水潭闪现在眼前。阶梯式的溪水顺着石壁而下,形成一个个泛着浪花的小瀑布,冲刷出一个个水潭,深深浅浅的水潭恰如一块块翡翠镶嵌其中。最惬意的应当是一身洁白的鸭子吧,它们三三两两,或闲游,或小憩,或梳羽,或翘着屁股、闷头捉鱼虾,生活如此这番,定有了生命的闲趣。

  我们终于在一个山村的村口下车。黄色,确切地说是泥土的颜色。那是夯土墙房,高高低低、远远近近、错错落落地呈现在山谷的两边。所有的山村,似乎都有一个相同的源起:山村的先民逃离世俗的纷争,携妻带子,寻一个世外桃源,有山有水,黄泥作屋,安身立命,从此繁衍生息。其实这样的颜色与故事,在这片东方的土地上随处可见。黄色,应该是属于我们这个民族的颜色。

  傍晚时分,斜阳洒在黄泥墙与黑瓦上。已经斑驳脱落的夯土墙在阳光的映衬下,格外精神。趁着晚饭的档口,我沿着新修的鹅卵石小道拾级而上,山腰的夯土墙房与山下公路两旁的楼房相比,明显冷清了。许多屋前用鹅卵石铺成的平台缝里长出了稀疏的杂草,干净里透着些许荒凉。这些夯土墙房与门里走出的老者一样,孤独寂寥,他与它一起垂着头,看山脚下,水流、车流、人流。似乎属于夯土墙房的时代已经过去,一切都在消逝。但是,我还是在山村角角落落的菜地里,山顶层层梯田里,干净整洁的院子里,看到了勤劳、善良、朴实的影子。谁让这土黄色,是民族的底色呢?

  我无意中在路边看到一幢徽派建筑,门口“文化礼堂”四个鲜红的字在灰白墙体的背景衬托下,格外鲜明。抬头,在大门两边的墙上写着硕大的红军标语:“当红军最光荣”“红军是为工农谋福利的”。哈,这是最初的红色印记!当年,粟裕、刘英等革命先辈转战闽、浙、赣,他们用自己的鲜血与足迹,在大山的深处,留下一抹鲜红的颜色。这一抹红色,是黄与绿里最好的点缀,它应当是灵魂的颜色,是属于普天下百姓的希望的颜色。

  如今的山村,重修了河道,新建了亭台、廊桥,百年的祠堂历经岁月的洗礼,重新修葺,焕然一新。村里的人们在夏日的傍晚,伴着习习山风,或散步,或闲聊,或者听一曲老歌。尽管以老者为多,但生活却怡然自得。这不正是当世的世外桃源么?

  绿是生命的,黄是民族的,红是灵魂的——这是最好的配色。沉迷于颜色,我才忽然想起这个坐落于仙霞岭深处的山村的名字——洪福。洪既大,多好的名字呀,大福气的山村。我想,一定是这三种颜色,成全了一个别样的洪福!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郑雯倩   责任编辑:余明明」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