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只因有爱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 蔡新芳    时间:2019-08-14 08:21:15    「我要投稿

  “晚上我到你家来,把洗好的衣服给你拿来,你再看看还有哪些要洗的衣服,整理一下我帮你拿去洗。”

  “晚上我给你送点老妈家的鸡蛋,还有青菜,你在家吗?”

  “放假了你要回老妈家吗?要不要让你姐夫来接你?”

  每每收到这样的微信,我总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内心无比的感动、愧疚。这个只比我大两岁的姐姐,多年来总是这么无微不至地关心我、帮助我,尽管我们已各自成家多年,但在她心中,我却还是那个需要她保护、需要她操持一切的,永远长不大的妹妹。

  说起来好笑,小时候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二姐。那时因为家里穷,我小时候穿的衣服都是二姐穿小了留给我穿的。为此,我常常莫名地生她的气,却又无可奈何。讨厌的二姐还处处针对我,每次爸妈让她去田里帮忙干活,一定要我也去她才去,生怕爸妈或是大姐偏心我。哎,有这个老姐,我的童年可真是惨呢!

  二姐插秧特快,我们并排开始插秧,只要我稍不留意,就被她“关”在秧田里了。为了不被孤零零地关在稻田中央,我只得紧跟着她的脚步,却常常仍然无法摆脱被“关”的命运。妈妈常常看着我的背影怅然地担忧:“哎,以后要是自己种田了,可怎么办哟?”

  二姐的眼睛贼亮,每次洗完衣服要我帮忙一起晾晒时,总不忘问我一句:“你的手洗了吗?”帮忙晾衣服还要先洗手,真是烦人的节奏。最讨厌的是读书时,二姐每次晚上做作业总要叫我一起,她简直比爸妈还爱管人。

  后来二姐上班了,我外出读书。哥哥和大姐也不在家,二姐俨然成了家里的小管家。每次临出发时,二姐总会为我准备好一个学期的衣服和生活用品。其间还不时地给我寄生活费,我知道这些生活费中有许多是二姐的劳动所得,是二姐在默默地支持我外出求学。

  及至我开始工作,每周住在离家十几里的学校,大姐和二姐仍对我不放心,两人相约时不时来看望我。名为看望,实为劳动。每次她们来了,都是给我整理房间,让我的小房间焕然一新。

  工作这么多年,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二姐还拥有了自己的一家小店,每天忙忙碌碌地经营着小店,即使过年过节也舍不得关门休息一天。然而,二姐却总是心疼我辛苦,心疼我每天那么晚回家后还要洗衣服。每次她都说她很空的,要我有什么要洗的东西给她洗好了。于是,她不厌其烦地把我冬天的大衣、棉袄拉去洗好,用新箱子一件件装好给我运回来。

  我深知,在二姐一次次“不忙”的谎言背后是她那颗永远爱我的心。从小到大,我都是二姐情不自禁的牵挂,只因她爱我!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蒋君   责任编辑:余明明」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