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在江湖边流浪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毛根兴    时间:2018-11-14 11:07:01    「我要投稿

  上初中时,我的同桌黄江海总有看不完的小说。他是小个子,坐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完全是为了阅读方便。

  那时,男女之防甚严,连看小说也是泾渭分明,男生读武侠,女生读琼瑶,如果哪个男生去读一本缠绵的言情书,会被认为是想恋爱了,没有男子汉气概。黄江海尤其崇拜金庸,他给自己取名“黄庸”,梦想着有朝一日写出一本轰动江湖的书来。

  为此,他不仅努力地去读,还认真做笔记。他有一个本子,把读到过的一招一式、各大门派的武功名称分门别类。他还用心揣摩,把那些招式画成图像,比如“降龙十八掌”,第一式“亢龙有悔”、第二式“飞龙在天”……他画得有模有样,积累多了就成了一本画册,同学们很爱看,不时偷偷拿出来欣赏,像是参阅武林秘籍。

  做黄江海同桌,有着他人难以企及的方便,这些画我是第一个欣赏的,偶尔也会帮他参谋一番;我也看武侠,常把看到的招式提供给他,以帮他早日实现梦想。金庸小说每部都分好几本,他借来后先看“上”,我就看“中”,他看完了“上”再给我看,所以,我最初看的武侠大部分是倒叙,要看到一半以后才能把整个情节串起来。

  当青春遇上武侠,就像涌动的暗流寻找到了宣泄的出口。虚拟的江湖给每一个年少的心灵开拓出了驰骋的天地,正是意气飞扬,心中有火、眼里有光,梦想成为英雄的年龄,恰恰遇上了这样的书。书中的人物、可以日行千里、仗剑天涯,他们诛凶除恶,快意恩仇,打动着一颗颗年轻、躁动的心,我们认真地反复地讨论着书中的情节,在梦与现实中找不到界限,暗暗地觉得自己就是书中的英雄人物。

  毕业以后,同学之间少有联系,我和黄江海也是多年不见。几番辗转,我在小镇安了个家,有次听说刚开了一家早餐店,做出的包子汤汁足、味道鲜,星期天我也带着女儿去光顾了。店门口水汽腾腾,蒸笼前围着等待出笼的顾客,我觉得那个忙碌的男人很面熟,脑子里几个闪回,我心里叫了一声——江海。他侧着脸,低着头在储钱的抽屉里找零钱,短短的脖颈顶着肥大的脑袋,脖子上围着一圈粗大金黄的东西,身子却还是旧时的尺寸,他抬起头,目光和我交接,也是一道惊异的眼神,叫出了我的名字。

  顾客多,他迎来送往。因为胖,他的行动不算敏捷,这令他显得特别忙碌。偶尔得空,还要坐下来,捏几个馄饨,他肥厚的手掌,托着薄薄的馅皮,粗短的手指一个一个慢慢捏拢。我陪着女儿,要了一碟包子、一碗豆浆慢慢吃,看他忙。

  做早点是他祖传的手艺,他当年可是嗤之以鼻的。每个人都曾有一份雄心吧,虽然他父母是那么希望他能继承这份祖业,安安分分地过日子,他却向往着外面的江湖,他要去漂,是经历怎样的曲折让他心甘情愿地回来,操起这份祖业,我不得而知。吃完付钱,他不肯收,俯下身来拍了拍我女儿的小脸说:“算伯伯请客。”

  大概真正的江湖,是让英雄成名,也让梦想成空吧。

  在书里,英雄从来不为生计发愁,他们走进店里,很有底气地喊:“小二,切三斤牛肉,烫一壶好酒上来。”等我们走进江湖,才发现,首先得努力生存,得找份活儿,填饱肚子,然后赚钱买房,成个小家,等到埋头苦干中抬起头来,已鬓角见霜,额上有纹。那些英雄梦,早不知失落在哪条漂泊路上了。

  金庸的小说早不看了,那些曾为之痴狂的情节,也不能一一述说清楚了。生活早已把我们打磨得庸俗不堪,我们从云间坠落,变成了烟火男人,没有能力去定鼎江湖,只是做了条游走在江湖边上的小鱼,在小小的涟漪里自得其乐。

  豪情远去,重读金庸小说之时,那些曾为之癫狂的情节也只是轻轻付之一笑,倒是当年一带而过的《连城诀》结尾,觉得颇有意思:“鹅毛般的大雪又开始飘下,来到昔日的山洞前。突然之间,远远望见山洞前站着一个少女。那是水笙!她满脸欢笑,向他飞奔过来,叫道:‘我等了你这么久!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最好的结局,莫过于一切可以重新再来。并且,归来以后,仍是少年。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郑雯倩   责任编辑:余明明」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