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关注
烈日下的“烤”验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    时间:2018-08-10 08:38:22    「我要投稿

烈日下的“烤”验

——记坚守在高温下的劳动者

  有一种美丽,是高温下的坚守;有一种责任,是承受高温的“烤”验。

  三伏天,外面的太阳火辣辣,让人叫苦不迭,但有一群人却默默坚守在岗位上。他们在烈日下暴晒,在高温中炙烤,用坚守诠释责任与担当。近日,记者跟随部分一线劳动者,零距离感受他们高温下的“烤”验。

  装卸工徐江发:百斤人拉千斤物

  昨日,笔者走进金华车务段贺村铁路货站,一马平川的货站,铁轨被晒得发亮,踩在上面仿佛鞋底也要被融化。

  “老徐,拉完这一车就休息一下吧。”工友周水忠在一旁招呼道。只见装卸工徐江发正将一袋净重50公斤的化肥从车厢卸到拖车上。装满10袋后,徐江发用双肩拖动重达500公斤的货物,走出车厢,并把货物整齐地码在月台上,汗水湿透了他的前胸与后背。卸下重担,徐江发径直走向月台一角,举起那个比他头还大的水壶,仰起头用力吞咽。

  “最近天气热,我出汗多,一天能喝掉两热水瓶开水。”46岁的徐江发,瘦小、腼腆,双鬓斑白。最忙时,凭借机械传输设备与人工相结合,他一天的装卸量在60吨左右。

  徐江发家住贺村镇明星村,自1995年以来,他一直从事这份职业。在他看来,这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能咬咬牙多拉一些,就能多赚些钱补贴家用。“多劳多得嘛。”

  徐江发的孩子在江山中学读高二,成绩不错。孩子的懂事与勤奋,是只有百来斤重的徐江发拖动千斤货物的最大动力。

  “最怕的还是夏天的热,不怕冬天的冷。因为冬天越做越暖和,夏天是越做越热。”徐江发说,最热的地方是在车厢里,尤其是每次休息后再进去拉货的瞬间。阳光不间断直射,仅开了两个小门的车厢像蒸笼。如果从车厢内再次走入月台,就像从下午2时的室外走进了空调房。

  从早些年的玉米、水泥、木头、毛竹等货物,到如今用于制造塑料管材、消防器产品的聚氯乙烯等原材料,徐江发24年的铁路装卸岁月,也见证了我市工业发展的历程。

  180多米长的月台上,整齐地码着从车厢里运下来的货物。装卸公司负责人郑小杭告诉笔者,最忙的月份,他们需要卸将近700车厢的货物,一个车厢按60吨算的话,货物总量达4.2万吨。正常情况下,平均卸货量在每月200多车厢,折合吨数为1.2万吨左右。

  “开工喽!”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大家开始陆续起身,准备推着小车进车厢。在这里,像徐江发这样默默无闻的装卸工有近30人,他们工作时,一句多余的话也不会说,因为他们的每一步都要用尽全力。

  (韦耀绮王臻颖)

  绿化养护工余利南:不畏酷暑护绿荫

  连日来,江城持续高温,然而市区道路两旁的绿化景观依然郁郁葱葱,这背后离不开市园林局绿化养护工人的辛苦付出,他们用汗水守护着江城的一抹绿色。

  今年66岁的余利南,是我市上余镇上余村人。2013年以前一直在家务农,由于年事已高、力不从心,他将自家土地对外流转。可干了一辈子活的他,闲不下来,辗转来到某绿化养护公司,成了一名绿化养护工。他和两名工友一起,负责江山大桥至城北大桥须江西岸2.5公里公共绿地的浇灌养护工作。

  头戴草帽,身着短袖、长裤,再加上一对防晒袖套,这便是余利南的工作时的标配。与短裤、短袖打扮的路人相比,“全副武装”的余利南显得有些“另类”,但这却是养护工不得不做的防护措施。

  “可不敢不戴袖套,以前不知道厉害,直接晒掉一层皮。”余利南电瓶车里有毛巾、风油精,还有满满一壶热茶。

  8月7日下午4时30分,室外气温高达37℃。余利南手持水管,对沿岸绿植进行浇灌,不时撸起袖子,擦一擦额头的汗珠,“每天要对绿植进行浇灌,早上6点开始,中午稍微休息下,晚上8点半结束。”说话间,余利南冲着江堤下的工友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关掉抽水机。待抽水机完全关闭后,他还需将近10公斤的水管抱起往前移动。同时,两名工友将40公斤的抽水机抬至合适处,重新开始新一轮的浇灌。一般情况下,2.5公里的公共绿地,他们两天走一个来回。

  刚上班那会,看着眼前的水管和抽水机,拿惯了锄头的余利南有些不适应。可慢慢地,熟悉了工作的他,看到市民在自己负责的江岸边散步,心底不由得涌起一股自豪之情,“夏天太阳晒得厉害,要是没有我们浇水,这些绿植一下就蔫了。”

  据了解,市园林局负责全市170多万平方米绿地的养护工作,自7月17日入伏以来,全力投入抗旱护绿工作中。许多像余利南一样的绿化养护工人,奋战在一线。除了绿地浇灌,他们还负责苗木修剪、病虫害防治、杂草清除等相关作业。

  (孙尔春王小丽)

  测绘员姜春英:精益求精“绘”地图

  8月7日上午,记者跟随两名测绘员姜春英和何梅花,来到贺村镇一家公司内。该公司新建的几栋钢结构厂房要办理不动产权证,但需提供测绘报告,要先对厂房进行测量。

  刚进入公司,就看见几辆运输车在来回运送货物,地面时而扬起灰尘。工作人员带我们走向一栋钢结构厂房,地面泥泞,没走几步鞋底就积了很厚一层泥。查看了厂房后,她们在纸上画了简易图,姜春英用红外线激光测距仪测量面积,何梅花记录数据,两人相互配合。因部分厂房不规则,有些还有机器遮挡住,为准确测量,姜春英爬上了装载机。从上午8时30分到10时,两人没有休息片刻,在室内外不停测量、记录,脸上的汗珠直往外冒,随行的工作人员不停地擦汗。

  2004年,姜春英和何梅花参加了专业培训,应聘到我市一家测绘公司,从事测绘工作。外业测量是个辛苦活,不仅要技术过硬,更要体力强悍。姜春英介绍,她们俩平时主要负责房产测绘,采集和表述房屋和房屋用地的有关信息,为房产产权、产籍管理、房地产开发利用、交易等提供数据和资料。测绘工作对数据的精确性要求很高,测绘员现场采集的每一个信息点,如果稍有偏差,都会对最终的图纸产生影响。

  10时30分,她们来到厂区办公室查看厂房平面图。峡口的几位男同事,此时已测量好4个工程,听说这里要测量地形,匆匆赶来。只见他们个个皮肤黝黑,穿着长衣长袖,上衣已被汗水浸湿。

  “男同事更辛苦,他们早上7点多就出发,中午为了节省时间,经常就近吃个快餐,休息时在附近找个荫蔽的地方躲一下,晚上6点到不了家。有时一天要跑10多个地方,各个乡镇(街道)跑遍了。”姜春英介绍,他们有位年轻同事从事该行业四五年了,最近因为天气闷热,体质弱、出汗多,身体不适,已在家休息了十多天。了解现场情况后,几位男同事又抓紧时间去测量。

  11时,姜春英与何梅花回到办公室,抓紧时间绘图。白天四处奔波,爬上爬下进行测量记录数据,回到办公室则加紧绘图。有些客户催得紧,她们有时会忙到晚上三四点。

  “一年365天,除了一些特殊的节假日和无法测绘的台风暴雨天,几乎天天在室外工作。不管是夏天的酷暑还是冬天的严寒,我们已习惯了。做这一行,就是冬天盼望夏天,夏天又怀念冬天,不过,相比冬天冷得手抖影响测量,还是夏天好一点。”姜春英笑着说。

  (何小丽)

  带电作业工赵宁:十余米高空作业忙

  赵宁是国网江山市供电公司带电作业班的安全员,35岁的他已在带电作业一线工作了6年。当大多数人被户外高温吓退,躲在室内开着空调,吃着冷饮避暑时,对于赵宁和他的工友们来说,那就是用电需求量最大,最需要他们出门抢修、保障供电的时候。“高温天气,用电需求量往往是一年中最大的时期,所以,一到夏天我们就更加忙碌,每天要出工。”赵宁表示,他所在的带电作业班,能够在电路不断电的情况下,完成电路抢修、改造等工作,这样操作电路所涉及区域内的供电能够不受影响,从而更好地保障群众用电。公司的带电作业班于2010年成立,整个班组共11人。这11个人,要承担全市范围内的断电、搭电、电路抢修、电路改造等工作,全市只要哪里的电路出现故障,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8月8日15时,在石门镇一个电网线路改造现场,户外气温高达38℃。在“火炉”般的户外,赵宁和3位同事穿着密不透风的橡胶绝缘服,登上高10余米的绝缘斗臂车的工作斗箱,在半空中开始作业。这次,他们是为该处电线安装高压熔丝具,安装后这个区段的线路就可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在其他线路出现故障或本段线路故障时,不会与其他线路相互影响,保障平稳供电。

  包扎、接线、安装……他们一刻不停地操作着。半个小时后,赵宁顺利完成交接,一下工作斗箱,脱下绝缘服的他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他介绍,为了安全起见,带电操作时必须穿着橡胶绝缘服,穿上后不透气,增加了热量;另一方面,在高空操作,缺少遮挡物,被阳光直射时体感温度更高。所以,每次出工他们就像洗了个汗水澡。

  “像这样绝缘斗臂车能够直接开到的地方工作还不算最辛苦。”赵宁介绍,很多时候,他们的工作地点在山上、田间等辅助车开不到的地方时,他们需要自己依靠相应的爬杆工具爬上指定位置进行操作,那样会更耗费体力,工作环境更差、强度更大。“这份工作的确很辛苦,也有很多人不愿意做,但我觉得不管怎样,既然选择了一个职业,就要担起这份责任,尽全力把它做好,为保供电尽一份力量。”谈及为何能在带电操作一线坚守6年,赵宁回答。

  (杨雪王刚)

  水电工郑芝元:保质保量赶工期

  8月9日上午10时许,室外气温已达30多摄氏度。此时,水电工郑芝元正和工友们一起,在工地上忙碌着。

  汗水已湿透衣衫,“这种天气没办法,我们还得接着赶工期,下一户人家还等着我们呢……”说话间,郑芝元也没停下手上的活,穿线、装开关、试线路,一气呵成。

  郑芝元做水电工已9年,“干我们这行,讲究高质、高效,雇主需要我们什么时候完成,我们就得尽量完成,不然很容易耽误房屋装修进度,所以,就算天再热,我们还得赶工期。”这已是今年入夏以来,他接手的第5个工程了,平时除了自己承包的工程外,其他工友需要帮忙的,他也会抽空去做。

  郑芝元埋头工作时,记者在四周转了一圈,这是一栋普通农村三层楼,郑芝元目前正在做的是将整个房子的电线网串起来。在规划好开关盒位置的基础上,郑芝元正忙着将电线从二楼往一楼的电箱里拉。为了确保线路不出错,他和工友协作着施工,在两层楼之间来回跑。跑了四五趟之后,他终于放心地拍了拍手,拿起放在工地一角的大水壶,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水。随后,他又掀起被汗水打湿了数遍的衣服,随意地往脸上抹了两把。

  当记者示意他脸上有尘土时,他只是憨厚地对记者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这天实在是太热了,用毛巾不方便,习惯用衣服随便擦两把……”

  与郑芝元聊天的近两个小时里,记者早已汗如雨下,感觉呼吸不畅。而他仿佛没事一样,始终在埋头工作。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滑下,他也只是随手擦两把便不再理会。

  “我觉得这份工作挺好的,大家信任我才会找我去做,那我就要去做好。”当记者问起是否想过天气热少接一点活,多休息时,他对记者说。 (郑雯倩)

  从来就没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后记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蒋君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