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生命路上的“末班车司机”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韦耀绮金梅珍    时间:2018-08-09 08:14:06    「我要投稿

生命路上的“末班车司机”

——市殡仪馆接尸队侧记

  人们称他们为“接尸员”,他们管自己叫“驾驶员”,细心隐藏无奈和委屈。昨日,本报对江山市殡仪馆接尸队进行专访,透过他们的职业,去感受他们对生命的温情。

  又脏又累习惯就好

  郑石兴今年58岁,是队伍中年龄最大的接尸员。自1998年接手这份工作以来,已坚持21年。“坚持了半辈子,也快退休了。每当别人问我做什么时,我都会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从不介意别人眼光。”

  郑石兴难忘他收到的第一份接尸任务。“师傅跟我说,有人意外身亡了,需要我们去处理。我们也不知因何死亡,拿上担架就出发了。到了现场,我们推开门,一股酒精与血液混合的腥味扑面而来。”

  郑石兴回忆说,他一跑到室外就控制不住地呕吐。他的师傅为逝者的头部套上了白布与塑料袋,引导郑石兴再次走进房内。又惊又恐的他,忍着强烈的呕吐欲,与师傅一起将遗体抬上车子。那天回到家,晚饭吃的是红烧肉,郑石兴一筷子都没动,连着一个星期不敢吃肉。当时他暗暗下决心:别人能做我也能做,再苦再累也要坚持下去。

  廖献华今年47岁,2003年从部队转业至市殡仪馆工作,至今已经16年。在他看来,腐尸是最难搬运的尸体之一。“这类尸体往往死亡多日才被发现,工作地点多在野外。”

  有一次他接到任务,前往我市某乡镇搬运一具尸体。“我事先并不知道那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尸体脸朝下,深陷泥土里,翻了一个身,才看到肚子里密密麻麻的蛆虫,散发出阵阵恶臭。”廖献华说。

  “习惯了就好,这份职业最怕有心理障碍。”郑石兴说,火化前有的市民会挑选时辰,因此忙的时候一天要火化40多具尸体。而大多数情况下,家属是集中选择上午7时到9时火化,有时碰到路途较远的山区,凌晨4时就要出发。夏天,如果家属没有准备好,只能待在室外干等,戴一顶凉帽,也没什么防暑的装备;冬天,冰冻路滑,车辆行进时得小心翼翼,甚至有过去山区接尸因大雪封山,等到次日才返回的事。

  无畏人言多行好事

  “我刚入职时,正值我市推行火葬改革,农村土葬的旧俗一时难以改变,乡亲们就把气撒在我们身上。我们在劝说过程中,大多数人有过被殴打的经历,甚至还有人被迫下跪在棺材前,说我们冒犯了他们的祖先。”回忆起接尸旧事,郑石兴十分感慨,“我们也理解他们,只能闷着不说话,委屈了也只能憋着。等情绪过去,有人也会找我们表示歉意。”

  “干这行是夏天赶得急、冬天赶得多,虽然我们也有休息时间,但有时医院或者交警电话打来,不论人在哪里、是否夜深、休假与否,立马就得出发。一年365天,随时待命,即便是大年初一,也难保证正常休息。”廖献华说,他最多时1天拉过11具尸体,从凌晨4时一直忙到深夜近12时。

  生活中,他们总是不经意间被人歧视。有时小区里10多层的电梯房,却不被允许乘电梯,只能将尸体慢慢扛下楼。

  一位接尸员偷偷相告,他曾在与好友见面聚会时,被嫌弃和冷落。“一桌宾客没人愿意坐我身边。最后坐在我身边的,也与我保持距离。”

  “社会就像家庭,脏活累活总得有人去做。”在郑石兴看来,让逝者安详地离去,这是对生命的尊重,更是对逝者家属最大的安慰。接尸员们每天都会清理自己的接尸车,工作中谨慎问答,不触及家属心理痛处。

  “工作时少微笑,回家时多微笑。少说话、多服从,开车保持间距、驾驶平稳。”廖献华一点点地向笔者说起自己工作多年的心得,接尸员就是殡葬事务的引导员,从逝者家里到火化炉,一路上他们会根据家属的需要,提供相应的帮助与引导。

  “他们深知道外界对这一职业存在偏见,但他们也坚信接尸是善事,能体现自己在社会中的价值,内心坦荡、明亮。”采访末尾,同行的市民政局工作人员相告,市殡仪馆接尸队目前有6位接尸员,他们是:郑石兴、廖献华、张春海、徐林、姜建平、陆明光。除年纪最小的姜建平外,其余5人均是共产党员。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蒋君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