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胶囊旅馆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王逅逅    时间:2018-08-08 08:37:03    「我要投稿

  去的城市越多,就越发现,大家都是那样生活的。生活的本质不变,只是形式上有一些小的变化。有些文化可能要求人们更加婉转,有些文化则觉得那是浪费时间。总之,每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只是街道的宽度、楼房的高矮不同罢了。人在着急的时候还是会加快步伐、高兴的时候还是会蹦蹦跳跳,正如下雨的时候打伞、地震的时候会逃生、一年的某一天会祭祖一样。对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不确定,让不同文化下的人共享了情绪。

  这是我对于东京的一个直观感受。并没有感受到很大的文化冲击,甚至,就像是去了另外一个中国大城市一般。我最想做的事情,不是在街上乱晃,而是去住东京的胶囊旅馆。

  除了在读书时第一年住的一个超级小的隔间宿舍,我几乎没有住过那么小的房间。所以,第一次在网上看到胶囊旅馆的时候,我就特别好奇:我们到底需要多大的空间?也许就是一张床而已,我们却需要太多?在信息可以随身携带的时代,我也许只需要一个卧室、一个衣柜,剩下的全都在一个公共空间完成即可。一个放着音乐的公共空间,可以喝东西、吃饭、见陌生人,也可以不受干扰地做自己的工作。

  就是抱着这样的心理,去住了两间东京知名的胶囊旅馆。

  第一晚,我去住了邦卡旅舍(Bunka Hostel),一家位于浅草的胶囊旅馆。第二天早晨,我于胶囊旅馆的盒子中大汗淋漓地醒来,因为听到了楼下或者隔壁早早开始而且绵绵不断的闹钟声。那是我从未听过的异国闹钟,在我的梦里隔三岔五地伴奏。

  不知是否因为睡在这个幽闭的小空间,我做了一个非常压抑的梦。梦见我被绑在床上,有人在给我打镇静剂。有些人觉得睡在胶囊旅馆中和睡在火车上差不多,然而,火车是有窗户的,而胶囊旅馆的小隔间却没有。这就造成了我醒来时,看到的就是一个木头的柜子顶,而自己就像是不小心被关进衣橱的小孩,墙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这里虽然安静,但早上还是会被各种起床的声音弄醒。不过已比我住过的美国和西班牙的青年旅舍要好上许多,至少没有一群半夜醉醺醺的酒鬼回到宿舍中还要聊天。有意思的是,同住的也是欧洲人,可能是环境安静,人也改变了。

  住的第二家旅馆叫做“书香入梦”(Book and Bed),一家十分安静的旅馆,有许多为了看书而不是为了睡觉的人坐在客厅中读书。公共空间虽然很安静美好,然而这里的私人空间更小,让我感觉更加压抑。

  看了会书,我就爬进了隔间睡觉。次日又是全身僵硬地醒来,集装箱一样的小隔间,一晚上竟然都没有睡好。

  半夜我打开了隔间的帘子,感觉跟外界还有空气流通,并且不是那么闷。虽说是在书香中入睡,但是进入了那个狭小空间却又是一番滋味。睁眼看不见书,而是低低的酒窖一般的顶。似乎自己被强行放入一只箱子中,偷渡到了日本,这才是一种迷失的感觉。城市很大,但每个人的空间很小。即便如此,也要保持距离,住在一人份的隔间里。而我,宁愿和人共享空间,也要流动的空气和自由。

  后来我想,也许我的失败体验很大一个原因来自于胶囊旅馆的隔间没有窗户。如果有窗户的话,我的看法会改观很多吧。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蒋君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