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飞翔的小麻雀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周维强    时间:2018-07-04 08:58:10    「我要投稿

  宛如大地上的标点,有时是逗号,有时是问号,有时是惊叹号,更多的时候,它们是一群顿号;翩翩起舞在打谷场上、农家小院里、麦秸垛的一角;三五成群,越聚越多,叽叽喳喳,蹦蹦跳跳。

  从前的乡下,麻雀是一群欢快的鸟儿。现如今,农户盖起了楼房,麻雀的栖身之所变得越来越难寻。我家现在还住在父亲早些年盖的三间大瓦房里,瓦房挑檐,檐下成了麻雀绝佳的居住之地。一窝一窝的麻雀,在这里安下了家。我们小时候,母亲总会埋怨麻雀每天叽叽喳喳,吵死人。但现在村子空了,青壮劳力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只有老人和孩子,显得孤寂、清冷。麻雀的叫声,就平添了一些生气。

  母亲自然不会恼,有时她还会备一些秕谷或者碎米粒,撒在小院里,让这群“标点”来啄食。母亲说,想不到,老了麻雀成了自己和孩儿他爹最好的伴。

  现在已不是“除四害”的年月了,打鸟更是违法。麻雀像遇到最好的生存年月。时间长了,它们的胆子也愈发大起来,有人靠近,它们也不怕,随着性子在院落里蹦蹦跳跳,吃饱了谷粒还会在井边喝水。圆圆的小脑袋,滴溜溜的眼睛,让人心生欢喜。尤其从树枝上滑落,然后在空中翻飞,轻松地落在小院的水泥地上,迅疾、从容。这是它们的表演时刻,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天然的舞台。望着它们恬淡、随性的样子,我的心也跟着安静下来,在缓慢的时光中,麻雀的飞翔,宛如静谧的抒情谣曲。

  乡野里的鸟,和乡下的亲人一样,都是我乡愁里最动人的一部分。麻雀虽小,但心思活泼。

  我和弟弟曾好奇麻雀会住在什么样的巢里。记得小时候,我们在一个漆黑的夜,造访了麻雀的家。它们窝在屋檐下,我和弟弟爬上梯子,手持电筒,掀开青瓦,夜晚的麻雀安静得像个孩子,一动不动。那是春天,春夜似乎更加宁谧柔和。老麻雀孵着一窝麻雀宝宝。我们看了一眼就赶紧盖上青瓦,为自己的唐突和不请自来而深感愧疚。

  乡下的夜,总有着城市里少有的静谧和安宁。夜色袭来,整个人被浓密的夜包围着,就像回到了生命最初的状态。而早晨多半是自然醒来,有时也会被麻雀叫醒。它们叽叽喳喳,像是在歌唱,又像是在演奏某种失传的民间音乐。这种亲切的声音,一年四季是一样的调调。

  母亲总说,你们一年待在家的时间,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平时这些喜鹊、麻雀就是我们老俩口最亲密的伴。还是你们小时候家里热闹,整天在我面前围着转啊转,要吃的,要穿的,要玩的,那时,可比麻雀欢快多了。

  是啊,有些时光注定用来怀念。当我想起七百里外的故乡,想起年迈的父亲和母亲,想起陪伴在他们周围的小小麻雀,乡愁就像一只纸飞机,载着我的思念,在乡村的小院子里、打谷场上,轻盈地飞翔……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丹丹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相关新闻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