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白鹭下古城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毛根兴    时间:2018-06-27 08:44:42    「我要投稿

  从淤头回长台时,往常都是在华塔往左拐的,那天我决意改改,就笔直往前去了——天色还早,就算错一回也无妨。何况那条林荫道充满诱惑,两边绿意招摇,流淌出一片怡人的清新。

  看到一座巍峨的牌坊。细看上面镌刻的字:礼贤古镇。原来曾做过县治的礼贤,就藏在这一片稻绿丛中了。

  牌坊是新建的,大理石结构,石质的东西总让人感觉厚实。立身风雨,时间一久,它会慢慢染上风霜,和这个古老的村子融为一体。四处静悄悄的,村口有一个水泥凉亭,空荡荡地落满阳光。风游荡了一阵,又闲闲地去了,留下阳光,耐着心一点一点往西斜。

  大约午后三时,我开始游荡于礼贤街上。刚举步时,还不敢确定走入的是不是古街道,走了几步,就有了信心——脚下所踩着的,是条青石板路,而这,不就是老街的身份证嘛。街道平直,干净通透,像一首简洁流畅的诗,让人很愿意一直读下去。青石板路心,两边铺砌着鹅卵石。青石板的平整光滑和鹅卵石的麻溜在脚下伸展,两旁建筑也伴随着无声无息地伸展。仿佛岁月一落进来,也要被一并拉长,再涂上阳光的淡金,伸展成一种古老又漫长的旧时光。

  没有外人,老街就不用装饰自己。但也不是不修边幅,所谓君子不重则不威,老街把自己打理得整整齐齐、清清爽爽。毕竟是做过县治的,即便老去也有不肯舍弃的优雅。

  似乎这条街当年并不怎样豪华,两旁的店铺大多是低矮的房子、简陋的门面,木板门不知经过多少时间的流刷,没了当初的光滑;也有一些雕了夔龙纹的牛腿,还是那么庄重地牢牢擎住檐头。也许那些紧闭的门扉后,有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故事,只是此时人去楼空。时光之门一经合上,就把那些曾经上演过的悲欢离合隔断在我们的视线之外。

  在这样一条安安静静的老街行走,是很放松的。不必目迷五色耳听八方,也不必急着表达些什么。你只须让心虚着,像一根空弦,等待一只素手的弹拨。

  在无声无息的老街,清晰地听到了剪刀咬合的脆响。顺着声音瞄过去,那是一对父子。父亲很老了,坐在轮椅上,伸出枯瘦的手,张着五指;儿子也不年轻了,梳着整齐的发。我慢慢靠近,看到一个持着剪刀的侧影,握着老人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慢慢剪着指甲。这段慢时光,温柔得让人眼酸。

  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行走,许多未知在前路等待着你,你也在等待着什么东西来让你怦然心动。就在彼此等待中,穿过街道的微风,送来一阵悠扬的铃声。这微渺的铃声,适合静静谛听。行过那么长的街道,终于有一个声音来打动你,来和你内心的渴望相呼应。不必黄钟大吕,振聋发聩,有此低低的吟唱,就已经足够。像爱人在怀里唱出的轻歌,丝丝入心。它节律舒缓,每唱出一声,便带着悠长的尾音静默了,在下一声响起来时,你的心又和着轻轻地跳。

  城隍庙前,街道豁然开朗。这座有三层翘角飞檐的古老建筑,层层檐角尖上悬着风铃。清风过处,微微摇曳,它轻轻地,在路人心上敲出涟漪,也陪伴着门楼上的雀替、斗拱,刻着的花卉、鸟兽、征伐的勇士、耕田的农夫,日日夜夜,和它们轻言细语。或许,它们会在一个落满月光的深夜无眠,用手中琵琶、腰中长剑,或作龙吟,或作虎啸,用那些我们听不懂的语言,细说着流年。它们会把那么多的往事,一一晾晒在月光底下,太阳出来,又默默地收好。或许它们还会垂泪。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座衰朽的建筑。石柱和门额连接处箍着的钢筋、剥落的彩绘、苍老的雕饰,无不显得极为沧桑,像是在风霜雨雪里独立了千年,所有华丽的光彩一丝不剩,只有满脸皱纹,和一头白发。

  庙中,守护人和一个年轻人在悄声地谈论。据说,每个县治都有一座城隍庙,县官管理着凡间人事,城隍负责死后的众生。在律法之外、在道德不到之处,就全靠城隍来惩处了。如果世间真有因果报应,那么,这个人世会省却多少纷争烦恼。

  沿着原路折回村口,太阳已经偏下去了,却还很热烈,找了个树荫躲避一下阳光。这时,我看见不远处一台拖拉机在犁田。拖拉机“突突突”地奋勇前行,水波跟着车辙涌过来荡过去。一群白鹭和一群八哥鸟,紧紧相随,在一条泥鳅或者蚯蚓现身时迅速下手。不想惊动这批捕食者,我悄悄地靠前,想看清它们怎样在泥地里猎食。尽管我小心翼翼,却还是把白鹭惊得冲天飞起,在天空中低低盘旋。那小小的身子、那亮眼的白羽,在湛蓝的背景下,像一朵开在万顷碧波上的白莲,蓝和白都干净纯粹,又明亮耀眼。它们飞翔了一阵,远远落在一片荒地上,侧着脑袋打量着我这不速之客。白鹭有君子之风,不像那些乌黑的八哥鸟,胆子很大,它们对我不闻不问,眼睛盯着新翻开的泥土,一有食物,马上叫嚷着冲过去。

  礼贤作为县治是在1267—1276年,细看历史,那是南宋王朝风雨飘摇的十年。春去也,天上人间。就在1276年,蒙古大军攻破了临安,皇帝太后一齐投降。也许,就是这条林荫道,踏过铁骑,走过流民,也承载了从这走过的“柴氏四隐”的黍离之悲。

  所有繁华旧梦都消隐在这一片田园。无论怎样的沧桑历尽、悲喜交集,只需在这样一个安静的下午,缓缓走过礼贤老街,听听城隍庙檐角的风铃,看看这田野里白鹭翻飞的身影,就可以读到安详,读到久违的宁静,就可以像这一团新泥,翻个身,又被阳光抚摸着,消融在一片水波荡漾里。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余明明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