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一盏谷烧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杨明良    时间:2018-06-20 08:43:04    「我要投稿

  父亲爱喝酒。

  父亲爱喝的酒只有一种,那就是谷烧;他对谷烧的要求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用自家种的稻谷,请酿酒师傅到家里来,经传统的酿酒法酿制。

  我家有酿酒的传统,每年一次,每次两天——这两天并不连着,一般隔一个月左右。具体怎么酿,我是个门外汉,不懂个中奥妙。酒酿得不多,却也够父亲喝上一年。在我们家,酿酒算得上是一件大事。把师傅请到家里来,需好酒好菜地招待,这对普通农家来说,是件稀罕事,平时舍不得买的菜,在这几天的餐桌上都看到了。酿酒的这两天,父母亲都不下地,也不出门,只是在家里给酿酒师傅打下手。印象中,父亲只是不停地劈柴,而母亲除了准备丰盛的饭菜外,则一直在灶膛前待着,时不时地往里面添柴。

  父亲说,稻谷蒸得粒粒开花,酿的酒才又香又醇。

  父亲爱喝酒,喝得却不多,每天两餐,每餐一小盏。父亲吃饭慢,主要慢在喝酒上。一小盏谷烧,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实在有悖“大碗喝酒”的俗语,反倒像喝茶,对谷烧似乎有种近乎虔诚的态度。小时候我不懂,现在我逐渐明白了,父亲对酒的态度其实就是对土地的态度。作为一个农民,父亲早已把灵魂植入了大地的怀抱,土里生长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拥有信仰的力量。每一滴谷烧都是稻谷的精华,父亲为之耕耘,为之挥洒汗水,自然愿意细细品尝。大碗喝酒的人,一定不是懂酒的人。

  母亲时常劝父亲戒酒。小时候,我是坚定不移地和母亲站在同一个阵营的。喝酒对身体不好,这是常识。不过现在,我更愿意持中立的态度。母亲关于戒酒的絮叨和父亲每次报以的憨笑,都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不应该站在某一个阵营来打破这个平衡。况且,我知道,父亲是戒不了酒的,否则,他拿什么寄托对土地的热爱。

  父亲爱喝酒,父亲的酒是大地心里陈年积蓄的芬芳。父亲的酒被阳光晒过,被清风吻过,最后带着泥土的味道,在熊熊燃烧的烈火里褪去所有的浮华。父亲喝的是酒,也是生活,是岁月更迭,是一个老农对土地不变的眷恋。

  其实,父亲就是一盏谷烧,看起来清澈透明,平淡无奇;喝上一口,才知那烧心的浓烈是多么深沉的情怀。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