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那些年那些事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柴利娟    时间:2018-06-20 08:42:05    「我要投稿

  父亲年轻时极其羞涩,母亲一直取笑他,说结婚那天晚上,他一个人缩在床角,根本不敢碰到母亲。那年母亲18岁,父亲26岁。每当说到这事,一直爱和母亲争个高低的父亲,也会害羞,还强词夺理,说:“那时我年轻。”我们就哈哈大笑。

  我“幸灾乐祸”,是因为小时候他对我很严格,动不动就让我吃“毛栗子”——父亲曾经当过泥水匠,他的手经过长期的磨炼,非常有力——打在头上实在太疼了。不过,父亲对老二就不会。老二很乖,父母都爱她,我也爱她。但这并不等于我不会嫉妒。

  当然,父亲也有让我喜欢的地方:他总是能借回很多书。他爱看各种“闲书”——武打的、破案的、言情的……其实,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能够找到的书不多,但喜欢看书的人,总有办法。我从没有问过他从哪里借来那些书,对我来说有书看就行。父亲对我看“闲书”总是抱着纵容的态度,这一点我尤其感激。正是那些“闲书”,开阔了我的视野,拓展了我的知识面。读《七剑下天山》《云海玉弓缘》《冰川天女传》等武侠小说,使我对“侠义”两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读《施公案》《狄公案》《包公案》,使我能够明辨是非,嫉恶如仇;读《大刀记》《红岩》等革命小说,使我对民族的灾难感同身受,坚定了爱国的信念;读三毛、琼瑶的小说,使我对忠贞的爱情充满期待……父亲是我读书的引路人,那些所谓的“闲书”,滋养了我的身心。

  父亲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小时候,家里非常穷。但每当有亲戚来,父亲总希望母亲能够用最高的规格招待客人;送礼的时候,总是希望能够多给别人一些。可当时我家确实很穷,母亲自然不能事事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他就很生气,梗着脖子跟母亲吵架,说母亲小气。我很理解母亲,那时我们自己尚且常常饿肚子,怎么能为了面子而让自家人受苦?

  父亲像多数中国男人一样,想生个儿子;但是,他又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他虽然想要男孩,却从不怠慢我们姐妹。对于我们,他较宽容。比如母亲做饭,他不是说菜淡了,就是嫌饭太软了;但印象中我烧饭的时候,他并没有埋怨过——其实,我烧饭的技术真的不太好。

  父亲是个实诚的人,用母亲的话说,就是特别老实。他年轻时做泥水匠,给别人干活,绝不偷懒。雇主自然喜欢,但是母亲心疼他。母亲说:“别人总会抽根烟、聊聊天,借此休息一下,你就知道死做。”可是,他从没有因此而改变过。他唱戏,不管有没有人听,总是唱得很认真,他那严重的咽喉炎,就因为唱戏而得的。

  从30多年前开始,父亲的身体就不好——高血压、心脏病、胃病、痛风……他一直深受折磨,但他总是乐呵呵的。我希望他继续用大嗓门说话,能嘎嘣嘎嘣地吃各种坚果;我也希望他能少受病痛的折磨,安然度过晚年。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