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油菜籽熟了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柴利娟    时间:2018-05-16 08:52:45    「我要投稿

  不经意往车窗外看了一眼,呀!田里堆着一堆一堆的油菜呢。哦,又到油菜籽收获的季节了。看着那些堆放得齐齐整整的油菜秆,心莫名地柔软了起来。

  在农村,油菜是一种极其常见的作物。但是,细细想来,这又是一种很神奇的植物。春天的时候,“桃花净尽菜花开”,它接替桃花来装点春的容颜,“姿容清丽厌奢华,淡淡平平不自夸”。然而这些本来平平淡淡的油菜花,成片成片盛开的时候,却令天地间其他的景物黯然失色。它们盛大的气势,使春天更加繁华热闹。

  花谢了,总是让人遗憾。人们感慨春过得太快,似乎一夜间,百花消失了。残花落尽后,有的花树看起来病恹恹的,提不起精神。可是,油菜不一样,“耐得无人观赏后,痴心结籽为农家”。花落了之后,油菜秆上长出了细细长长的荚子。开始是瘪瘪的,青着个脸,好似饿着肚子的人,都能看到戳出来的骨头。然而,在春雨的滋润下,荚子慢慢地慢慢地丰满起来,颜色也由青转黄。

  春夏之交,油菜籽成熟了。这个时候的油菜田,别有一番风味。结满荚子的油菜秆子,似乎有点不堪重负,个个弯下了腰。油菜荚一个紧挨一个,很密实的样子,看着就沉甸甸的。它们静静地呆着,似乎在等待一个时间——一个爆发的时间。

  农人们看到油菜黄了,就去把它们给割了,整齐地放在田里,让太阳帮助它们“分娩”。太阳也不负众望,它时而温柔,时而热烈,把油菜荚里面的“羊水”给抽干了,然后荚子就悄悄地开了口,有的油菜籽自己偷跑出来了,有的则等着农人来帮忙。

  这个时候,农人们就开始忙碌了。记得小时候,我们全家出动:妹妹拿篾席,爸妈挑箩筐,我拿着扁担和绳子。到了田里,我们一起动手,将油菜轻轻地移一移,留出一块空地来,用锄头将田里不平的地方铲平,然后铺下篾席。

  劳动正式开始了。我们把已经晒得开裂的油菜拿到篾席上,用脚轻轻地踩踏。已经被晒松了的油菜籽,发出“咔嚓咔嚓”声,很快就一分为二。根部的秆子,被集中堆放在一起;顶部的荚子则留在了篾席里。圆溜溜的油菜籽,探头探脑地钻出来,调皮地滚来滚去。小孩子最喜欢踩踏油菜荚子,但是大多不温柔,于是有些油菜籽就跑到篾席外面去了,这往往会引来父母的一阵呵斥。

  当篾席上的油菜籽和油菜荚子堆成一大堆的时候,大家便蹲下来,用手细细地搓,把油菜荚的壳分捡出来,堆在边上。最后,又用筛子,将细碎的油菜壳也筛掉,剩下一堆黑黝黝、圆溜溜的油菜籽。我很喜欢用手插入油菜籽里面,摸摸它们光滑的身子,然后拿到鼻子底下闻一闻,似乎已经看到香喷喷的菜油饭在锅里翻滚了……

  完工后,将油菜籽倒进箩筐,把油菜秆用绳子绑起来,把篾席重新卷上,一家人又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村里当时有个土作坊,油菜籽和茶籽大多放在那里榨。所以,一到榨油的季节,村里便弥漫着浓郁的油香。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醉了。用新油炒出来的饭,更是让人齿颊生香。

  对于榨油这件事,我总是觉得神奇,只要有时间,常会去看看。看榨油的人炒菜籽、包菜籽饼,看几个男人轮流推着悬挂着的大木头不断地撞击菜籽饼,木头和油榨碰撞时发出有节奏的“砰—砰—砰—”声,然后就看到油汩汩地流出来,由少而多,又由多而少,直至没有。

  长大后,懂得榨油的原理,对这个倒是不再觉得神奇了。不过,对于油菜本身,却是充满了敬意。这是一种极其普通却又不普通的植物。

  它真的像人们说的,取之于人少,给予人的多。它的花,可以给人们带来审美的愉悦;它的嫩心,可以炒着当菜吃;它的果实,可以榨油,供人们食用;它的秆,晒干后可以当柴,或者埋在地里作肥料,一点儿也不浪费。

  我喜爱油菜,爱它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爱它默默付出,不求任何回报。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余明明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