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渺沙海茫茫 望群星灿灿 ——记江山姑娘杨涵颖的撒哈拉沙漠之行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雨奇    时间:2018-05-15 08:57:14    「我要投稿
杨涵颖(左二)与好友游览撒哈拉沙漠

  对多数国人而言,撒哈拉沙漠既熟悉又陌生。前不久,在法国攻读硕士学位的江山姑娘杨涵颖,约上几位好友,走进撒哈拉沙漠,并在那里经历了难忘的一天一夜。

  细致的旅行准备

  “来法国留学快3年了,学习之余,偶尔到欧洲各地走走,一直很想去撒哈拉沙漠,但总是下不了决心。”2016年,杨涵颖被上海大学保送至法国精英大学之一的贡比涅工程技术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主修材料科学工程。

  小时候知道撒哈拉沙漠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沙漠;中学时读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那里是跳不过的情怀寄托;留学法国后,突然发现撒哈拉沙漠不再遥远,就在与法国隔海相望的摩洛哥。杨涵颖决定“去看看”。

  “2月底,我与好友就开始规划路线,订酒店、火车票,做一回背包客,从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开始,一路走进撒哈拉沙漠。”说起旅行前的准备细节,杨涵颖历历在目。“摩洛哥一半是海、一半是沙,独具风情。因为靠近法国,且法国对摩洛哥的公共设施、经济建设等方面给予很多支持,所以法国在摩洛哥地位很高,连大街上的店铺名、广告牌也是法语的。而且,摩洛哥对中国人免签,这为我们预订食宿提供了便利。”

  “卡萨布兰卡是摩洛哥最有名的城市,有点像我们中国的上海。”杨涵颖与好友准备从卡萨布兰卡出发,途经马拉喀什,进入撒哈拉沙漠,最后从与西班牙隔海相望的丹吉尔登机回巴黎。

  忐忑的马拉喀什

  4月底,杨涵颖与好友坐上了前往卡萨布兰卡的飞机。

  “卡萨布兰卡的整体观感像我们国内上世纪80年代,风情依旧,但新潮不再。”乏善可陈的卡萨布兰卡,令杨涵颖与好友稍作休息就决定离开,乘坐火车前往马拉喀什。

  摩洛哥的火车类似于国内的“绿皮火车”,但候车方式令人大跌眼镜:“别说与国内层层安检相比了,就连候车椅都没有,大家坐在铁轨边候车。车一来,就拼命往车厢挤,根本管不上妆容,能抢到一个站位就很好了。”杨涵颖说,更要命的是,火车没等所有人上车就会突然发车,她的好友才跨上一只脚,车子就发动了,大家赶紧去抓他的手,拽他上车。

  到了马拉喀什,杨涵颖一行居住的老城区夜市比较热闹。

  “我与4个好友决定去逛摩洛哥夜市,体验异域美食。”在摩洛哥,当地人主要吃cous cous(类似于国内盖浇饭)、塔吉锅(类似于国内砂锅)、烤肉等食物。因为来摩洛哥之前,已有人提醒过她,在马拉喀什买东西要多长个心眼,所以她每点一道菜都要问分量与价格,店家确认后才会下单。

  然而令她没想到是,当她们准备结账时,对方却告诉她要付1500多元人民币。“我们之前订一道菜算一次价格,合计300多元,店家估计要宰我们了。可我们不是旅行团,也没有导游、安保,后来想想只能认栽。我们4人留在店里,一名胆大的男生带着老板去ATM机取款。”

  第二天,杨涵颖与朋友在当地市场找了辆小型旅游车,火速离开了马拉喀什,前往撒哈拉沙漠。

  新奇的沙漠初体验

  离开马拉喀什,窗外的景观从绿色变成黄色,随处可见裸露的岩石与荒山。陪游的摩洛哥小伙边开车边向他们讲解:“这里还不是沙漠,这里是靠近沙漠的戈壁滩。”。

  杨涵颖此行的目的是在撒哈拉沙漠里睡上一晚。原本他们想深入沙漠去看看,对方拒绝了他们。“你们知道撒哈拉有多大吗?900多万平方公里。要是在里面迷路了,别指望救援,肯定渴死。”

  在摩洛哥小伙的善意提醒下,杨涵颖一行决定在沙漠边缘驻扎一晚。“在撒哈拉沙漠里手机根本没有信号,温度在30摄氏度以上。如果到了夏天,温度能达到50多摄氏度。我提前与家人说好,不用联系我。”杨涵颖披上纱巾,与好友在沙漠里撒开欢地奔跑,滑沙、观日落、跳篝火晚会、吃沙漠烤肉……

  狂欢过后,已是夜晚10点多,沙漠里没有足够的水供洗脸。汗涔涔的杨涵颖与好友睡不着,也舍不得睡着。他们搀扶着爬上沙丘,躺在月光下看星星。

  璀璨的撒哈拉之夜

  “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星星。北斗七星连找都不用找,就像一个明亮的勺子挂在天空。每隔五六分钟,就有一尾流星划过,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数星星的人自己也迷糊了。”说起璀璨的撒哈拉之夜,杨涵颖在电话另一头止不住地笑。

  摩洛哥小伙告诉他们,凌晨两点的天空会出现“银河”。他们数着星星、谈着理想,慢慢地消磨着沙漠里的夜晚。

  “快看!”突然有人示意。杨涵颖抬起了头,只见一条镶满“碎钻”的星河,从沙漠与天空的尽头蜿蜒而来,照亮了半壁星空与沙漠。

  “手机根本拍不下来,人眼都不够看,若是能拍摄下来与家人分享,那该有多好。”杨涵颖的语调渐渐放慢。

  “第二天醒来,我们随处走走,看看日出,就准备离开了。日出没有星河来得震撼,但满地的沙子泛起了金光,像是踩在一片碎金上。”离开撒哈拉后,车子开了很久才有了一点信号,杨涵颖的手机不停地响,一连十多条消息。

  “我健忘的爸妈忘了我要在撒哈拉待上一天一夜了。”杨涵颖笑着说道。

  谈起撒哈拉之旅,她依旧念念不忘:“没有选择跟团,亲身走进一个陌生的国家,惊喜与惊险并存,贴近如此异域文化,方知世界之奇,绝不虚此行。”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余明明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