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声嘶力竭”的唢呐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韦耀绮 祝乙茗    时间:2018-03-13 08:52:26    「我要投稿

  唢呐,接地气的民间吹管乐器,木制管身,曲小腔大,婚丧嫁娶、礼乐祭祀全凭它抬气氛。当一把唢呐被推搡着、被裹挟进时代风浪,它却不能自已,几近淹没——

  在有这个选题后,记者曾有意识地前往市区各大艺校,假借“学唢呐”一由,暗中调查,多次寻访竟报不得班。唢呐果真式微如此?带着期待,记者于近日拜访了市婺剧研究院国家二级演奏员、唢呐正吹乐手何小强。

  “大家嫌它吵,对它有偏见”

  解放路北端,折小巷而入,市婺剧研究院隐身居民楼宇间。何小强在一楼演奏厅门前练习唢呐,每天吹3小时,这是他的习惯。何小强眯上眼睛,仔细算了算:“可以说这六七年来,我从未间断。”

  千日胡琴百日箫,唢呐一天要不了。可在何小强看来,并非如此。“吹唢呐要练,每天都要。唢呐一响,听者就知功夫深浅。可是,唢呐练得好,别人听着享受,练不好是聒噪。”

  何小强年轻时,唢呐还是田间地头的寻常乐器,未曾想人至中年,唢呐已被人抛在脑后。这潮汐般的起落,常令何小强迷惘。

  “我常在思考,或许是大家对于唢呐的偏见耽误了它,很多人对唢呐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定势思维:唢呐即送别。”何小强也常与人解释,唢呐只是代表情绪的强烈,可大喜亦可大悲,并无特殊意味。

  可是现如今,唢呐在“白事”中的地位也不如以往,藏在送葬队伍中的,不一定是高亢响亮的唢呐,也可能是放着哀乐的录音机,或是西洋乐器演奏团。

  时代在变化唢呐也变了

  2016年5月,吴长明导演的电影《百鸟朝凤》艰难上映,可最初低至1%的排片率,依旧令这部以唢呐为主题的电影不温不火。直到出品人方励双漆跪地,令舆论哗然,唢呐以式微的姿态唤醒了公众对于它的讨论。

  “那段时间,我经常在网上搜索《百鸟朝凤》这首曲子,发现收听量从原来的几万猛升到上百万。”在唢呐圈子里,一时欢欣鼓舞。在外地交流时,何小强曾听到一些地方已经陆陆续续有年轻人开始学吹唢呐,他也开始期待。

  但结果,并不如他所料。电影上映近一年的时间里,似乎并没有人向他过问此事。一阵沉默过后,何小强从乐器盒子里取出了唢呐。

  “其实,人们不知道,唢呐也在改变。唢呐原先有7个音,在演奏多样性上存在一定的桎梏。”在采访的房间里,何小强轻轻地向记者吹了几个调子。“1993年,著名管乐演奏家郭雅志先生发明了唢呐‘活芯’装置,令传统唢呐奏出半音阶、十二音体系,丰富了唢呐的表现力。”

  在记者与城区几家有规模的艺校进行调查时,对方均表示唢呐处在无人问津的尴尬地位。

  精通唢呐者屈指便可数

  “还有多少人在吹唢呐?”

  何小强基于他近30年的工作经历与社会接触范围,给出了他的估测。“目前,婺剧研究院里的唢呐乐手共有3个,年纪最大的48岁,最小的31岁了。而散落民间的‘白事’唢呐乐手,估计300到400人。”

  “唢呐不只是我们常规认知中那般简单,它有齿颤音、气颤音等多种技巧。而目前一些民间‘白事’唢呐乐手的问题就在于,旋律会吹但技艺不精,有些甚至连调子也偏了。”何小强告诉记者,唢呐是“乐器王子”,它的声音有极强的辨识度,只要出声,就是主角,如果吹奏到位,非常耐听。

  “去年我市举办的全省美丽乡村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上,我们有幸在大陈村的中式婚庆上进行现场演奏,与会嘉宾给予我们很大鼓励。”说到这里,何小强脸上露出了微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市里会吹唢呐的乐手统一起来,成立个协会或是组织,我定期给他们上课,帮助提升演奏技巧。”

  采访结束时,何小强悄悄告诉记者,去年暑假,他收了3个10岁左右的徒弟。在他等待一整年后,唢呐被人记起。

  采访手记

  采访何小强时,我有个问题准备了却没有问出口:听了琴房里的钢琴与小提琴声是何感受?

  2006年5月20日,唢呐艺术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曾如此热闹地活在我们身边,却最终走上了被保护的道路。唢呐,这个几乎最贴近土地的乐器,在西洋乐器的影响下,卑微地走到了人群的后方。好与不好也无人在意,功夫到不到都能拿钱,谁还苦练?西洋乐队的进入,活越来越难接,谁还坚持这行?西装白纱交响乐,霓裳羽衣唢呐声,在一些人的印象中,前者似乎要新潮、有趣一些。

  在众人的偏见下,唢呐如同绑住手的哑巴,声嘶力竭却无可奈何。唢呐八个孔,孔孔是哀怨。

  唢呐的式微,在于西方文化的猛烈冲击。我们或许因为好奇,淡忘了它。但这些年,在一度迷失之后,我们内心深处的乡土文化情结敲打着心房。乡村游的盛行,由此可见。我们试图在周末,驱车离开喧闹的城市,去乡村寻找我们的根。直到大陈村里的中式婚礼乐奏响,直到文化礼堂里开始跳起属于村民自己的舞蹈,曾经干枯的乡村表演艺术再次丰盈。

  锣鼓喧天,乡音铿锵。有人用“仪式感”来形容这样的热闹,而唢呐正是这之间点睛的灵魂,它是牵连宗亲乡邻的绳索,它是寻回乡村风情的线索,在我们日渐涌起的传统文化复兴潮中,它终将归来,直至“百鸟朝凤”。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余明明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