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栾树和路灯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毛根兴    时间:2017-12-20 08:25:28    「我要投稿

  栾树来到这里的时候,路灯已是春风少年——他有挺拔颀长的身躯,一袭绿衣,戴一顶纯白的帽子,洁净,光鲜。栾树看看自己,颇为难堪:虽然也是绿衣绿裙,但是一路辗转奔波,沾了许多土色,还皱巴巴的,像是黄毛丫头,又在泥坑里跌了一跤。

  这是一条新修的公路,栾树的位置,本来是应该属于白杨的。一长溜的白杨,不知为什么,让一棵栾树混迹其中,像是棉花地里长出了一株芒草。这让栾树觉得孤单。白天还好,有车声来往呼啸,有各色衣裳的男女从她身边经过,还有一只好奇的鸟,落在她稚嫩的肩上唱了一个曲——这一切让她觉得新鲜,暂时忘记了离家的烦恼。栾树仰面望着路灯,想和他打个招呼。路灯身体笔直,俯下头来,目光似乎落在了她瘦小的身子上,又像是落在脚下的路上。路灯的冷淡,让栾树有些伤感。

  太阳落下去了,把温暖一并带了回去。春寒料峭,栾树缩成一团。这让她想起和山中姐妹一起相依的日子,每天枝叶交叠,亲密地挨在一起。一想到这里,泪水不由得出来了。

  暮色渐浓,栾树正在悲戚,忽然头顶一阵光明,柔和地,一点一点地洒落。这无言的抚慰,让栾树心头一热,心中的伤感也释然了许多。她抬起头,再次仰望路灯。寂静的夜里,路灯的光辉不绝如缕,均匀地,缓缓地,把来自太阳的光辉,交付给她,像织了一匹轻盈的纱,披在她身上。栾树觉得温暖,抖抖身,舒展开叶子,叶片亮晶晶的,像有未干的泪痕。

  栾树不停地长,身子和路灯齐高了。她舒展开枝叶,婆娑了身子,把手伸向路灯。路灯夜夜清辉,身子依然笔直。

  有一个春天,栾树苏醒过来,和往年一样,再次穿上绿色的衣裳,她觉得脚底有一股暖烘烘的劲道往上涌动,青春的力量促使她又挺了挺身子。她突然发现,路灯没了往日的鲜亮,和自身的衣裳相比,明显黯淡和陈旧。这让栾树吃惊,她开出了一串串花,想把美丽展示给路灯,给他一个惊喜。

  深秋,栾树的叶子一片片黄了,她不肯落去。她的邻居白杨们,张罗着告别,一张叶子黄了,就落下去,仿佛早已耐不住秋凉了。秋风扫着地,都是白杨憔悴的叶子。栾树想,我不要这凋零的样子,就算陨落,我也要优雅地谢幕。

  夜里,路灯又亮了。栾树感觉今晚的路灯亮得很吃力,似乎是挣扎着才放出来的光芒。这微微颤动的光芒,让栾树光影闪烁,像是荡漾在海里的小舟,在暗夜里起伏。

  栾树熟透了,每一片叶子泛着金光。这金光,让漫天星光一起失色,却让栾树无比华美,通身流溢着夺目的光彩。栾树也很满意今晚的样子,她是夜的公主,要在深夜中,把雍容华贵静静地展示给路灯看。

  “我必以所有的光芒来成就你,”栾树说,“你的心,即使不说,我也知道。”

  栾树心中涨满了温柔,她想再靠近些,想偎一偎他的身子,想对他说出藏在心中很久的秘密。路灯依然不语。栾树借着风,把头努力探过去,她吃惊了,看清了路灯久经风霜的面容,同时她看到亮起一道火花,随即升起一缕青烟。栾树心里一紧,像是有什么东西从空中坠下去了。她听到一声沉沉的叹息,迷乱之间,她不知道来自谁的心底。

  路灯闪烁了一下,暗淡了光芒。深深的长夜,结成了化不开的忧伤。

  结满寒霜的早晨,栾树落叶了。有个小女孩背着粉红书包,蹲在地上,认认真真地数着。飘落的叶子,像漫天纷飞的蝴蝶,一片,两片,三片……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蒋君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