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故乡的“糖提”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段淑霞    时间:2017-12-20 08:24:26    「我要投稿

  在单位匆匆扒完饭,我便沿着人行道往家赶。这是一条因施工而临时封闭的单行线,正午时分街上行人寥寥。正走着,目光被路旁一个老人吸引了。她步履滞缓,顶着一头白发,脸上的沟壑杂乱无章,腰背也被岁月摧弯,许是很累了,只用不大的声音叫卖着。见我停住脚步将目光转向她手中的篮子,她咧嘴冲我笑了笑,望向我的眼神中多了些许亮光,半是讨好半是乞求。

  篮中只有两个摊开口子的小塑料袋,袋内装着一种红、黄、褐等不同颜色的野果,像一个个秋天里的小太阳,涨红着脸咧开嘴冲我笑。对这野果,我并不陌生,它是一种江山土话叫“糖提”、学名叫“硕苞蔷薇”的野生果子。我拿起一个来端详,约莫指肚大小的果子,花蒂结下的口子已被掏开,浑身内外呈红褐色,那细密的白色小绒毛仍然清晰可见,而肚内原先藏着的那么多密密麻麻的灰色小籽儿,早已被一一清洗干净。

  这并不属于农人愿意时常售卖的山货野果,因为它长在刺丛中,个头小又难寻觅、清理费事还少人问津,心下揣测她的生意应该也是略显惨淡吧。不知是出于亲切还是同情,与她攀谈了几句,方知老人比我的外婆还年长4岁——今年88岁。不知她费了多大的力气去采摘、清洗这些野果,不知她为何要在本该含饴弄孙的年纪却出门劳作,不知她是坐了多久的车或走了多远的路来到这里——这一切我不忍问也无从知。这一刻,我们仅仅是互为卖者与买者。但是,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让我觉得面前的这位老人,似乎就是养育我长大的外婆。虽然我知道,我的外婆此刻正在几百公里外的小姨家里颐养天年。

  没有犹豫,我买下了老人手中的果子。她得以提前结束这疲惫又乏味的叫卖,接过钱时对我感激连连——其实这点钱,只够她买一斤肉而已。望着手中的“糖提”,我似乎走在满是石子的乡间小路上,不由思绪万千。

  童年时,我被寄养在外婆家。从外婆家门口望去,目之所及都是连绵无际的大山,山垄之间东一条西一块地挤着狭长的田地。不起眼的“糖提”就藏身在这山野中。它的生命力极强。由于浑身上下长满了刺,牲畜不吃,砍下当柴火也小心翼翼地怕扎手,最大的用处只是在菜苗种下时当篱笆,挡住那时时觊觎、蠢蠢欲动的鸡鸭。日日弯腰忙碌的农人连田地的活都赶不及做,哪有时间去管它,所以只要不是一味疯长侵占了地盘、挡住了去路,它便能长得自由自在,与人相安无事。

  春天,“糖提”开花了,那是极美的,东一簇、西一丛,开得毫无章法、狂野浓烈。白色的花瓣虽然单薄却不孱弱,花蕊丝丝金黄,勾得蜂蝶来来往往。然而花开得再美,农村的孩子们却并不待见,因为无论是上山砍柴、采野蕈,还是河边割草、摸螺蛳,一不留神便会被随处无端伸出的、热情的枝条钩住衣服甚至皮肉。薄薄的衣裳哪里经得住这般撕扯,“哗啦”一声就破了个口子;身上也会留下深深浅浅的血印子,横一条、竖一条,长长的、浅浅的,冒出细密的血珠子,如一路轻灵的针脚,在身上缝了一根红线。每每回到家,外婆半是责骂半是心疼,忙不迭拿了针,将嵌入我皮肉中的刺给挑出来。

  当然,一年中有那么一个时节的“糖提”,还是惹人喜爱的。九十月份,忙碌了大半年,农人的脸庞开始像树上挂着的红柿子,喜滋滋地映着颗粒归仓。这时,“糖提”原本青涩的果子,慢慢地转红了脸,像一个个小太阳,再也藏身不住,在刺丛中发出“我已成熟”的冲锋号。迎着太阳的那一面,当然是红得最早的,而我要寻的,却是那通体红透、味道微甜、身上不带刺的果子。此时,与它曾经的过节已抛诸脑后,那细密的、会痒身子的绒毛,在我眼中也变得没那么可怕了,寻寻觅觅、小心翼翼,选那红透了的果子一颗一颗地摘来。吊上一桶清凉的井水,先将外皮的绒毛用水冲洗一遍,再用小刀掀开顶部的盖,那里面还藏了“千军万马”——密密麻麻、结结实实的籽。将其细细地用刀子挑出来扔了,末了还要用小刀在里面旋两圈,确保那些绒毛已经清除殆尽,便可以放心地再吊上一桶井水,才算清洗完毕。

  将通体金黄的“糖提”盛入碗中,趁烧饭时放进饭甑里,我用期盼的目光将它盖上。烧火是我当仁不让的事,可以一边添柴一边巴望,看着那锅中的水从冒出小气泡到咕嘟咕嘟地汹涌翻滚,看那饭甑的热气从丝丝缕缕到带着曼妙身子在空中蒸腾,炉膛内卷着舌头欢跳的火苗一如我雀跃的心情。约莫半小时后,伴随着炊烟的氤氲馨香,掀开盖子的那一刻,夹杂着米饭和“糖提”酸甜的热气扑面而来,那一碗软脆熟透的“糖提”,让我按捺不住早已汹涌而出的口水。此时的“糖提”,已吸饱了米饭的精华,再也不复往日披盔戴甲的霸气。往它身上细细地撒满晶莹的白糖,小心地吹一口气,才放入口中,酸甜中还有白糖的“嘎巴”作响;再舀一个,硬塞入外婆口中,她眉心舒展、眼中带笑,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多吃一口了。

  回到家,循着儿时的记忆,清洗、加水、上锅、加入冰糖。听着炖盅“咕嘟”作响,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守在灶膛前的时光。一个小时过后,期待中的美味盛装登场,连那阵扑面而来的热气都带着久违的儿时味道。将照片拍下发在微信朋友圈,评论顿时炸开了锅,原来,我们有着共同的童年。

  是啊,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糖提”无疑给了我们这些农村孩子许多温暖的回忆。在我的童年里,因砍柴、捡蕈、割草而被划伤的经历,如今已渐行渐远、遥不可及。可记忆之门一旦被“糖提”拖进暗香浮动的村庄,却再也合不上。这才知道,原来它一直盘踞在我的记忆深处。

  那里,便是故乡。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蒋君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