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江郎传》第三回:白水坑计收厉鬼 金凤仙子浴火生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    时间:2017-12-13 10:20:31    「我要投稿

  梁缵置于白水坑前三十里棒打天地,瞬间阴阳转换,暗无天日,万物枯死。后乌云退去,又是骄阳似火,河水蒸发,田地干裂,森林处恶火而起,死伤无数。真可谓:

  挲棍棒打天地间,日月无情骄阳艳;

  梁魔作恶计混元,不知张羐走中间。

  黄龙见此掩面悲啼,使得法力,坑中弱水顺流而下,浇灌田地,救灾扶民。见梁缵依旧不肯作罢,遂腾旋空中,来来往往,战上三百回合。自卯时布阵,混杀到日落西山,可谓是:

  阴差黄龙,显恶梁缵,相逢真对手,性急如本源,那一个守得弱水,这一个虎帮混元,欺心难骗镇水须,挲棍直去往来滚,翻波跃浪乾坤暗,吐雾喷风日月昏,苦争数合无高下,梁缵心中不肯休。

  此时张羐撒网以待,鞑姆绝鬼见弱水处有缝隙,乃千年绝机,不可错过。遂纵身一跃,滑辣的钻出,此鬼獠牙如尖刀,红发乱蓬松,穿黑铁甲,前后皮条交加绑紧,腰广十围,身高三丈五,甚是吓人。见美酒佳宴,吃了个杯盘狼藉,饫甘餍肥,却不知以至大网之中,纵然逃不得身去。

  话说梁与黄龙大战不见天日,安娘和金凤仙子前来助阵,三人使得法力,数招之下,梁不敌,溃败而逃。重伤而不得自愈,已是一息奄奄,枯骨之余,来回急窜,溜之大吉。安娘道:“切不可让显恶魔再害人间,金凤仙子,速速追擒。”这边说来那边追去。

  话分两边说,混元魔见鞑姆绝鬼已出深谷,哪顾得梁缵死活,操其罗锤,直奔白水坑口。依张羐之计,当头一锤直劈下,鞑姆绝鬼也不赖,既吃得美食,又急躲急闪,这可惹怒了混元魔,道:“你这厉鬼,不知好歹,救你重见天日,你却不降服。”

  鞑姆绝鬼那管得了这么多,急跳而起,直奔兴墩,按云而下,未见得追兵,稍松了一口气。见田地里谷粮尽无,性情顿时暴躁,抢劫房舍,凡是可吃的,都尽归口中,食量实属惊人。

  到一户人家,这家人早就不见了踪影,翻来倒去,见一大木盒子,上面一开盖,半身高,两腰粗,当地人谓之米瓮,多用装米之用。鞑姆绝鬼开了盖,见里头几斗米,甚是欢喜,哪顾得这么多,尽弯腰,头朝下,犹如那蠢猪一头,直往里头拱。

  这不拱还好,一拱可坏了事情,只见真个身子都被扯了进去,看似不到半身的米桶却犹如那万丈深渊,直滑而下,那鞑姆绝鬼一头栽进米里,钻了出来,方才才是几斗米,这下却甚是深处米世界,惊喜万分,横着吃,竖着拱,弯着啃,好生惬意。

  顷刻间传来一四壁宏音:“你这饿死鬼,好生无礼。”鞑姆绝鬼硬是从米堆里钻了出来,獠牙切齿,怒目四壁。那边又传来声音:“昔日阳间饿死难投胎,做了那不清不楚的鬼,今日误闯误撞进了这米桶,却不知谢恩。”鞑姆绝鬼见无恶意,不能说话,忧郁了片刻,便使劲的磕头,头都扎进米堆里去了。

  又抬头一看,见一小毛孩悬于空中,犹如那哪吒三太子,牛魔红孩儿,手持一米勺,棒长三尺,甚是调皮。趁鞑姆绝鬼一时不注意,落了下去,往腰间一窜,扰了痒痒,折腾的这鞑姆绝鬼满地打滚,嬉笑难耐,又立于空中,满生欢喜。道:“你食量大,我这米瓮之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日日在这米瓮生来无人与我说话,很是寂寞,倒不如流在此瓮之中,这瓮中之米你尽可享用,陪我玩耍便可。”

  只见那鞑姆绝鬼甚是高兴,又是一阵的磕头,又道:“他日若有人问及我的名字,你且告知他,我唤作米灵子,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师兄是那莲藕化身哪吒三太子。”见鞑姆绝鬼不出声,想必是不会开口说话,又道:“也罢,让你报名甚是问难,我且将法号刻在那米瓮壁上,待有人问及,你指便是。”说罢倒持米勺,棒刻瓮壁,潇洒一行字:乾元山金光洞米灵子。说罢,驾云而去。

  话说混元魔急追而来,四处寻去,不见踪影。这事也巧了,正好见那米灵子米瓮里奔出来,便围了上去,大声喝道:“小毛孩,可见得獠牙如尖刀,红发乱蓬松,穿黑铁甲之人。”米灵子道:“这人都不曾见得,这鬼倒是有一个。”混元魔道:“可知身在何处?”米灵子道:“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

  混元魔道:“你这毛孩,你可知我是谁,如此放肆。”米灵子道:“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我是谁。”混元魔这来气,道:“小小毛孩,见你乳臭未干,本尊不想灭了你,你倒是狂言不遮,好不礼貌。今日权当是你爹娘,教训你一顿。”米灵子道:“你问人再先,我只是不告诉你罢了,却斥我好生无礼,谁不懂得礼数?再者我生来无爹娘,你权当甚?”

  混元魔道:“难不成是石头里蹦出来哩?”米灵子道:“你才石头里蹦出来哩,听好了,说来怕吓到你,我乃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莲藕化身,莲子化心,吸天地真气而成,识趣的叫声爷爷。”

  混元魔道:“哪吒三太子可是你师兄。”米灵子道:“你这厮都有些见识,但这哪吒三太子名号岂是你叫得。”混元魔狂笑道:“我倒以为是师出何处呢?论辈分,你且该叫我一声师叔。”米灵子道:“你又是何方神圣?”混元魔道:“我且问你,你师父可是那天道圣人元始天尊门下五弟子,昆仑十二金仙。”

  米灵子道:“正是,莫非你识得我家师。”混元魔道:“当年家师大战碧霞宫三霄仙子,那三霄仙子仗着混元金斗,家师与其大战三百回合难分高下。我且助你家师得胜归来,你说我与家师识不识得?”

  米灵子见其说来头头是道,心想这怪物倒是实诚,再想那厉鬼历来作恶多端,若不告知去处,岂不是助纣为虐,他日家师面前告一状,岂不是自讨苦吃?若将那厉鬼交予他,日后无人玩耍,又是无聊之极,思来想去道:“那厉鬼已被我收服,困于那米瓮之中,出不得,已无再害人之力,师叔大可宽心离去。”

  混元魔道:“贤侄天资聪慧,法力高深,师叔自然深信不疑,只是不见得那厉鬼深陷米瓮,心里终究是不安,不妨让师叔瞧一瞧,一来安心。二来见识贤侄威风,不知可好?”米灵子道:“师叔有理,我且打开米瓮,师叔切不可低头细看,那米瓮有万千吸力,法力再高之人,也难以抵挡。”混元魔道:“无事,无事,不妨,不妨。”话未说完,却一头栽了进去,顺着瓮壁掉进了米堆里,见到那鞑姆绝鬼正享用着,怒道:“今日本尊非收了你不可。”操锤而上,好惊人也:

  秋风飒飒,怪雾阴阴。昔日不服心,今日鬼魔争,本应心相惜,只因强好胜。一边唤使啰鬼锤,一边念咒阴阳符。翻来覆去如冰山压地,前赴后继似火球滚路。啰鬼锤,飞云掣电,阴阳符,度雾穿云。惊得空中无鸟过,吓得水中无鱼行。煞煞威威混元道,惊惊悚悚绝鬼悲,那壁混气图天暗,这壁胆缩不敢言,堪羡混元真本事,厉鬼吃败又降服。

  鞑姆绝鬼倒也识时务,知得斗不过,也就束手听从,这可极坏了米灵子,道:“师叔说好只瞧上一瞧,为何收了这厉鬼。”混元魔哪管得这般讲理,道:“贤侄莫怪,一时性急。”米灵子道:“师叔有所不知,家师命我守这凡间粮谷,算来也有千年,闲来无事,好生寂寞,平日里只能和那些鼠蚁虫鸟打趣,不曾见过厉鬼这般有趣,原本想留个伴,师叔倒好收了去,叫我如何是好?”

  混元魔道:“贤侄莫虑,我有一法宝,唤作金蝉笛,只要吹得此笛,可见得凡间盛景,可唤来玩耍之人,应有尽有。今日助我收了这厉鬼,我可赠与你。”米灵子道:“师叔,此话当真?”混元魔道:“岂有欺骗之理?”米灵子道:“快快给我,快给我。”混元魔道:“贤侄有所不知,这米瓮乃神器,若不出此瓮,我法力难使,恐难以变化出来,且让我出了此瓮,便可变出于你。”米灵子:“那是,此瓮虽比不得我师兄乾坤圈、混天绫,倒有些用处,不管那路子神仙佛陀进了此瓮,若不知秘诀,恐难出矣!”

  混元魔:“知得贤侄厉害,快快救我出去。”米灵子道:“出口不在上面,在师叔脚下。”混元魔道:“只见得到处都是米,深不可测,不曾见得出口。”米灵子道:“师叔有所不知,这凡间四月天,梅雨天气,湿气过重。凡是谷物皆会发霉,为保通气,又防鼠蚁偷食,凡人便在这瓮下置一洞,洞小且排气,谷物自然就不会发霉,鼠蚁自然不会偷食。师叔须钻过这米层,找到洞口,便可出去。”混元魔道:“多谢贤侄。”说罢头朝底,犹如那窜天鼠,直往洞口去,逗得米灵子捧腹大笑。

  不出半个钟,混元魔化作一缕青烟冒了出来,米灵子上前道:“师叔,那米可深?”混元魔道:“何止是深?”米灵子道:“师叔,方才之势犹如那窜天鼠,甚是好玩。”混元魔:“你这小毛孩,好生无礼,竟敢取笑于我。”米灵子:“师叔莫怪,小侄知错。”混元魔道:“你这小毛孩,愚蠢之极,想不到太乙真人教得这般徒弟。”

  米灵子甚是迷惑,道:“师叔打从米瓮里出来,好似变了个人。”混元魔道:“我既不是你家师之友,更是与你家师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说罢挥使锤子,一锤而下,只见米灵子被打成了一条米虫缩在米堆里,混元魔道:“当年你家师太乙真人阻我等攻打姜尚,害得我被困于石门之下。今日要你偿还,待啃完这瓮中之米,找到洞口,便可重见天日。”说罢转身幻化而去。

  待到白水坑时,只见那黄龙已在施法收水。鞑姆绝鬼直冲而上,手持阴阳符,叱咤如雷吼,奔波似滚风,设一阴门罩于白水坑。黄龙大战鞑姆绝鬼数百回,因黄龙长久未得水滋润,身躯久而干之,法力渐失。弱水未收,水势渐猛,可谓是浪涌如山,波翻若岭,千万良田被淹,无数房舍尽流,直逼龙王庙而来。

  话说金凤仙子奉安娘之命捉捕梁缵数日,这日梁缵逃至延龄桥,往金星方向而去,穿岗越岭,误进一山洞,东西难辨,误闯误撞以至洞内,只见洞壁刻有三字:蛇蛟洞,下有机关石门。

  梁缵惧怕金凤仙子,意欲寻找藏身之处,开了石门快速而入。洞中幽光一道,四壁无音,死寂一片,不知所措之时,听来悬音:“来者何人,速速报来!”梁缵未见其人却闻其声,好不痛快,道:“你是何方妖孽?速速现身,你梁爷大驾,还不磕头请安。”

  未及说完,硬是见不得的一巴掌直劈过来,未及转身,另一巴掌打另一边横扫过来。来回几个回合,真是把这梁魔打的心服口服。直哆嗦道:“高人饶命,我乃混元魔将军麾下梁缵,今日被那金凤仙子追杀,无奈闯了贵处,还望手下留情。”

  余音未去,一蛇一蛟盘旋而下,幻化成两美貌女子,蛟精手持擂鼓,蛇精手捧古琴,蛟精道:“那金凤仙子可曾追随龙王庙安娘?”梁缵道:“正是,吾若不是身负重伤,亦不至于败于此地。”蛇精道:“休得胡言,那金凤仙子与安娘乃得道高人,岂会至你于死地,想必是你作恶多端,自作孽不可活。”梁缵道:“神仙娘娘,真是误会了我,那金凤仙子为求道升天,偷窃三神珠,我等奉安娘法旨,前去捉拿。怎奈其法力高深,本想就此作罢,无奈那金凤仙子紧追不舍,这才迫不得已误闯贵洞。”

  蛟精道:“当年主仆二人视同己出,今日反目成仇,真是一出好戏。”梁缵听罢心慌的很,道:“莫不是尔等与那金凤仙子是故交?”蛇精道:“非亲非故,此地不宜久留,你且速速离去。”梁缵见蛇精下逐客令,只好离去。蛟精道:“且慢!”蛇精道:“姐姐,当年我等与安娘、金凤仙子结下血海深仇,今日这魔是非善恶尚且不知,切不可引那金凤仙子到此,再造事端。”蛟精道:“今非昔比,今日你我法力未见得逊于他们,况且这二人已是反目成仇,此时此刻便是你我报血海深仇之时。”

  蛇精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姐姐万万不可,安娘仁慈,我等这才可活到今日,在此修炼数百年。”蛟精道:“若不是安娘、金凤仙子滋事,我等岂会在这暗无天日之地苟且偷生。”梁缵见状,想必定是有怨恨之事。若是能让这蛇蛟二精助其一臂之力,岂不是甚好。遂道:“蛟姐姐说得有理,这蛇蛟洞终年不见日月,若能改天换地,也做了那一方之主,何须受得这窝囊气?”蛇精道:“纵然要改天换地,只需潜心修炼,一心从善,自当有那一天,无需操之过急。姐姐莫听得这妖贼胡言乱语,乱了心元,枉修了这么多年道行。”蛟精道:“妹妹,你我修炼数百年,可曾见得日月,今日良机已在,为何据此一搏。妹妹可曾记得,我水族攻打姑蔑国,无数水灵死于安娘法咒之下,逼得我姐妹二人在这深洞躲藏千年,今日不负苦心人,夺取那三神珠,便可得道成仙,本是你我姐妹二人夙愿。”

  蛇精道:“我水族之人触犯天条在先,残害人间,弄得姑蔑国国破人亡,安娘念及轮回不易,放你我姐妹在此修炼。本应各持各道,互不侵犯。”蛟精道:“妹妹,无需再劝,此仇不报,何以面对死去的千万水族精灵。蛇神盘古大仙开天辟地,先祖女娲伏羲蛇身人面,抟土造人,统治三界的本应你蛇族,可如今如何?”蛇精道:“姐姐自有道理,妹妹不再劝阻,且看那金凤仙子是否来此,待到来时,亦做决定不吃。”

  梁缵心想这蛇蛟二妖能与安娘、金凤仙子缠斗数百年,功力定是深不可测,今日已是身负重伤,若是再与那金凤仙子缠斗,定是必输无疑,何不借刀杀人,坐收渔翁之利,遂道:“小的虽无本事,愿助两位姐姐一臂之力。”蛟精道:“如此甚好!”说罢默念法咒,只见一法绳捆绑而去,将那梁缵捆于洞壁之上,弄得梁缵满头雾水,道:“神仙姐姐,这是为何?”蛟精道:“倒许你使得借刀杀人,就不容我用你来引金凤仙子?”说罢蛇蛟二精施法隐身而去。

  话说金凤仙子追至蛇蛟洞,探得脚印知得梁缵已入洞中,见得洞名。心想若蛇蛟二妖捉拿了梁缵便是极好,未到洞口,洞门已自开,金凤仙子顺道进了去。至洞内,见梁缵捆于壁上,道:“梁魔,今日本仙子送你上路,免得你再行祸害之事。”说罢挥使乾坤绢,径直而上。这时慢那时快,只见洞门速闭,四处烛光尽现,擂鼓之声响彻两耳,一道闪电而过。金凤仙子急闪而躲,倒退数十尺,只见蛇蛟二精飘落于前,蛟精道:“金凤仙子,数百年不见,别来无恙。”

  金凤仙子道:“这梁魔穷凶极恶,乃显恶魔转世,今日不灭,恐后患无穷。”蛟精道:“分明是金凤仙子窃取三神珠在先,如今又做得这栽赃陷害肮脏事。”金凤仙子:“切莫听得胡言,如今混元转世,欲取三神珠,引白水坑之水,大水冲倒龙王庙,这梁魔便是混元手下。今日遇我大战不敌,故躲在你这洞中,请将梁魔交予本仙子,押往龙王庙听候娘娘发落。”蛟精道:“哪有这般无礼,上门索要东西,竟然空着手来。”蛇精道:“姐姐,这梁缵原是混元魔手下,定是心怀不轨之人,倒不如做个人情,交予金凤仙子,也算功德一件。”

  金凤仙子见蛟精无意交出梁缵,道:“望交出梁魔,切莫一错再错。”蛟精道:“交出梁魔可以,且取来三神珠,我自当放人。”金凤仙子道:“本以为你蛇蛟二精修道数百年,能一心从善,殊不知变本加厉,今日本仙子就替天行道,免得尔等日后出了洞口,还了人间。”

  说罢乾坤绢甩将出去:

  钱坤娟飘似如风,蛇蛟二精招架来。一个擂鼓震天地,一个琴音扰地府。这位姑蔑丫鬟转凤凰,那厮水灵余孽藏洞中。不分时空,难辩宇宙,左遮右挡招不住,见得娟出无形处,击得犹如铁棍穿心痛,万千路,叫尔等自作自受。

  蛇蛟二精见难以敌过,只见蛟精喷火而出,此火名曰修罗冥火,乃祝融大战共工之时洒落人间星火,不比六丁,不输三昧。顷刻间金凤仙子已被烈火围之,金凤仙子天性惧火,不到片刻,法力尽失,显现原型,萎缩一团,已是无力而逃,梁缵暗中自喜,不曾想张羐借刀杀人不成,自己却因祸得福,待火烧金凤后,也算立了大功一件。

  大火已烧个把时辰,仍不见金凤仙子灰飞烟灭,蛇蛟上前观望,只见火中白光一道,直射四方,烈火欲烈,蛟精被击退十丈有余,梁缵亦是活生生的摔了下来。金凤仙子羽翼缓缓展开,神爪挺立,昂首一鸣,翎毛五色彩云光,可惊日月:

  浴火撕裂心肺胆,蛇蛟二妖助金身;

  脱胎换骨涅槃造,历经磨难获重生。

  见此,梁缵睥睨良久,毛森立,如霜被于体,蛟精恍然大悟道:“大事不妙矣,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世间果真有此事!”蛇精道:“姐姐,你且速速离去。”蛟精道:“妹妹不可,你我姐妹情深,我岂能置你于不顾,你法力尚欠,断不是这金凤仙子对手,快速离去。”说罢双手擂鼓,摆下阵来。梁缵见蛇蛟二精尚且如此惧怕,心生胆怯,浑身颤抖,故作镇定退出洞口去,只见得金凤仙子变回人形,蛟精擂鼓而上。顿时间洞内振声彻四壁,凤蛟大战数十回,半个时辰,这蛟精已是败下阵来,垂死将至。

  忽见得蛇精只身而挡,金凤仙子猛抽身收手,道:“你姐姐已犯下弥天大罪,本仙子念你心存善念,今日放你一马。”蛇精道:“姐姐虽罪不可恕,但已知罪过,如若仙子今日非要置姐姐于死地,我可代之,还望仙子给姐姐一个还生机会。”蛟精道:“妹妹,万万不可,今日之事本是我与金凤仙子之间宿怨,与你无关,本不想连累与你。只怪姐姐本事不到家,你且速速离去。”金凤仙子道:“你这蛟精虽万死难抵其恶,但倒也重情重义,只因你死心不改,本仙子收了你,再请安娘发落,我定当替你说情。”

  蛟精道:“不必了,今日非你死便是我亡,无须怜悯。”金凤仙子道:“终究难成正道,本仙子今日便送你轮回。”说罢,默念法咒,乾坤绢起,阴阳变幻,蛇蛟二精已是痛苦不堪。梁缵见状吓得直哆嗦,扶墙半摔半倒的溜出去。金凤仙子见状伸手一抓,掐住了梁缵脖子,叫其动惮不得,生死一瞬间。

  梁缵支支吾吾,上气不接下气道:“仙子尽管杀得,只是那白水坑之水已淹没龙王庙,安娘惧水,此时恐怕金身难保。”说来也是,金凤仙子这才醒悟过来,念闭法咒,速速抽身离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蛇蛟与那梁缵便就此躲过一劫,深感万幸。蛇精见梁缵欲走之势,想来今日横来之祸全是这梁魔引起,如今弄得姐妹二人重伤难愈,心恨难平。道:“梁贼,哪里去?”说罢默念法咒,梁缵硬是被拽到跟前,见蛇精怒气难平,便求饶道:“两位姐姐饶命,饶命!”蛟精道:“方才所说混元魔转世,此时当真?”梁缵道:“千真万确,我家魔尊乃截教门下混元之气而化,如若能与两位姐姐联起手来,定能铲除了安娘和金凤仙子,夺取三神珠指日可待。”

  蛟精道:“可否带我引见?”梁缵见蛇蛟二精已无杀意,手舞足蹈道:“甚好!甚好!”蛇精道:“姐姐,那混元魔乃截教门下,岂会与我等小妖为伍,如今我等又负重伤,毫无用处。只怕是取笑都来不及,怎能收留我等?再者这混元魔背道而驰,不行天道,只怕终不得善果,我等切不可自寻死路,作了那陪葬品。”

  蛟精道:“妹妹,无需多虑,如今金凤仙子凤凰涅槃,只怕混元魔成不了事,此时亦需人手。”蛇精道:“姐姐又怎能知道那混元魔成不了事?”蛟精道:“妹妹有所不知,凤凰乃瑞祥之物,凡到之处,且不管人祸,纵使天灾,所佑亦会逢凶化吉。”说罢,命斥梁缵牵头带路,径直朝戴村去。

  话说黄龙已是法力尽失,无力与鞑姆绝鬼缠斗,飞至龙王庙,见安娘神像已被洪水淹没。便舍身化作铜墙铁壁护住神像,弱水近不得半步。张羐见状,罗鞭一挥,电闪雷鸣,却不见得有效,混元魔使劲浑身乏力,双锤一击,犹如惊天一斧劈头而去。顿时,铜墙铁壁法力全无,黄龙身首异处,葬于洪流之中。千钧一发之际,见天空彩虹一道,七彩色聚成一道屏障,将弱水直逼白水坑,金凤仙子羽翼横扫千军,见安娘困于龙王庙中,径直而下,厉爪抓起了安娘,有抬头径直朝上而去。

  欲知结果如何,请见下回分析。

《江郎传》回顾:

  第一回:混元转世惊天地 琚家岗梁缵偷心

  第二回:门神力战混元魔 张羐计偷姜家子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