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生花妙笔画人生——访江山市书画名家璩镛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徐丽兰     时间:2017-12-07 08:53:26    「我要投稿

  近段时间,在市博物馆的一楼展厅,不时有市民前往参观“草木贲华·须水流馨”书画展。浓淡相宜的山水画、色彩清丽的花鸟画、形神兼备的人物画,吸引市民及许多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不时驻足观赏,或拍照保存,或低声交流。

  书画展的作者是京派国画名宿王梦白先生小写意花鸟第二代传人璩镛。鲜有人知道,为展示这众多画作,他整理了一年多;而在这背后,更有数十年从未间断的心织笔耕,与对艺术更高境界孜孜不倦的向往和追求。

  传承家学,走上绘画之路

  璩镛的工作室位于市区城中路一间并不起眼的店面。久经风雨的招牌显得有点陈旧。然而,一推开门,里面一幅幅大小不一、颜色或淡雅或鲜艳的画作,让这间小小的店面,洋溢着浓厚的艺术气息。

  璩镛的画作古意生动、清丽典雅,擅长花鸟、山水、人物等。他的作品早年曾入选“炎黄子孙与各国友好书画展”“大写意花鸟研究院成立五周年名家邀请展”等全国花鸟展,现为中国国画学会会员、中国大写意花鸟研究院理事、王梦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社员。

  璩镛是江山人,但在丽水的外公家长大。说起走上书画之路的缘由,璩镛笑言自己生来就有画癖,是骨子里的天性使然。璩镛的外曾祖即中国近代京派国画名宿王梦白先生。王梦白早年与其外公过从甚密。受其熏陶,其外公书画方面也有较高的造诣。

  璩镛年幼时就展现出较高的绘画天赋,对于身边常见的景物,他大多能画下来;而外公的悉心指点,更是让他进步飞快。吸水调墨是国画的基本技巧之一,璩镛自上小学始,就在外公的教导下开始学习用毛笔写字画画。“丽水的艺术氛围浓厚,如果没有这个环境,我可能不会走上书画这条路。”璩镛说。

  多方拜师,技艺不断精进

  在外公的支持下,刚上初中的璩镛,就拿着自己得意的画作,去向丽水地区颇具盛名的许继善、戴必祺等书画名家求教拜师。

  “先生们告诉我:画道博大精深,功夫在书画外。除了多看名人名作提高眼界,还要博古通今多读诗书,尤其书法是国画之基础,要下苦功。”自此,璩镛一面继续勤习书画,一面开始泡图书馆,以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每逢有书画展览就前去观看,汲取有益的知识;平常家里给的零花钱,璩镛攒起来买了字帖及画材,一有空就对着认真临习;他还经常随许、戴二师观摩李震坚、何海霞、刘旦宅等名家写字、作画。读书写字成了他的日常功课之一。“李渔说过:‘才情者,人心之山水;山水者,天地之才情。’古典文学诗赋词章中蕴含的诗情画意与智慧哲理,往往能引发人创作的灵感;而天地有大美,细读自然界的一景一物,自己将会有无尽的创作源泉。”

  在提高绘画技巧的同时,璩镛也从老师们身上学到宽厚待人的道理。而他也深深懂得对于立志走书画艺术之路的人而言,文学修养的重要性。“画家绘画水平的高低,虽非纯粹取决于绘画技法、名师真传,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缺一不可,所以更多取决于画家审美艺格形成的综融能力。形而下谓之器,形而上称作道,画道非小道。”璩镛说。

  璩镛在中央美术学院上大三时,作出了一个令老师同学大为震惊的决定:退学!原来,璩镛得知王梦白的关门弟子邵幼轩自台北回到大陆。邵幼轩从8岁开始跟着王梦白学习绘画,一直到20多岁,是王梦白小写意画派的传人,深得其精髓。而当时的邵幼轩已80多岁,璩镛不愿错过这个拜师的机会,于是毅然选择退学。

  经数年学习,璩镛更加全面地继承了王梦白小写意画法的精华,并在邵幼轩介绍下,又师从黄君璧弟子胡昶及张大千弟子孙家勤研习京派山水人物。璩镛的勤奋好学打动了邵幼轩,加之他又是王梦白的后人,邵幼轩把王梦白赠送给自己的书画手稿,又转赠给了璩镛。

  大隐于市,前行不忘初心

  2009年,璩镛回到江山,次年10月底,“江山艺苑”开张。谈及初衷,璩镛坦言,自己希望把王梦白小写意画派的绘画技法传授给更多人。他经常和学生说,要想创作出好作品,一是要练好毛笔字,书法是国画的基础;二是要注重兴趣的培养,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三是要对自然界任何美的景物保持一份童真和好奇心,平时要多观察、学习。

  不过,自去年3月以来,璩镛就不再带学生,而是一心一意整理作品为画展做准备。不带学生就等于失去很大一部分经济来源,然而,璩镛没有丝毫犹豫。他说:“画展虽然不能带来经济收入,但可以向更多市民展示国画之美,这与我回江山的初衷一致。”“他就是这样,对艺术有一种执着的追求。有时卖画得了一笔钱,他从来不会想着买件衣服或者吃点好的,而是把这些钱用来买各种书籍和笔墨纸砚印石等画画的工具、材料。”璩镛的妻子说。

  在璩镛工作室的案几上,随意摆放着几张内容各异的花鸟画,虽然画的都是花和鸟,然而每一张画上的鸟是不同种类,更令人叫绝的是栩栩如生的姿态各有特色,绝不雷同:或展翅飞翔、或静立树梢,或双鸟并排、低语呢喃,或茕茕孑立、顾影自怜。虽然只有寥寥数笔,却形神兼备。璩镛说,这些都来源于对自然万物的细心观察、用心体会。

  淡泊名利、低调内敛的璩镛,在圈内被称为“画隐”,也有朋友评价他为“关在书斋里的人”。对此,璩镛坦言,自己在“走出去”方面,确实做得不是很好,“艺术是成于寂寞、毁于繁华,众多名家被盛名所累,最终毁了自己的艺术,故为艺者当戒。”

  如今的璩镛,每天的生活简单而有规律:看书、画画、写字、外出写生,不断吞吐古今,扬弃吸收,暇时亦能雕刻印纽,诗书画印并修,不为比赛只为深广其艺。在他看来,国画首重传统,也要力求创新,两者不可偏废:“继承是创新的基础,没有继承的创新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创新则是技法、修养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的爆发,是功到自然成的事情。”谈及未来的打算,璩镛说,自己的想法一直没变,希望继续提升、精进自己的画艺,让更多人感受国画之美。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