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大雪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毛建芳    时间:2017-12-06 09:24:32    「我要投稿

  大雪是个不怎么招人待见的节气。南方的大雪节气在无数次的西伯利亚冷空气侵袭后,只见大风大雨,并未能见得漫天飞舞的大雪。堆雪人、打雪仗的期盼一次又一次地消散在空中,伴之而来的只是一阵紧似一阵的寒冷。

  总是要想些办法抵御寒冷。思绪回到了那一年的大雪日,有露天电影,有老爸。那次的露天电影很精彩,那晚的灯光很柔和,那双粗糙的大手很温暖。看完电影回到家,我被冻得瑟瑟发抖。灯下的老爸温和地说:“囡宝,过来,让爸爸给你暖暖手。”这是记忆中最近的和老爸最亲昵的一次靠近。小时候常坐在老爸的肩头,大一些了反而无端地生出一些不好意思来,再大一些,父女间就只有关于学习的对话了。老爸早已不在,好在,那晚的暖一直在。在很多年后的今天,还可以温暖我的文字,抚慰我大病初愈的神经。

  回忆可以取暖,酒也可以,如果回忆里有酒,更是暖上加暖。那时参加工作几个月方购得一套炊具,立马邀上闺蜜,共庆新灶开火。既是庆祝,没有酒哪儿行?何况是大雪前夕,酒能助兴,更能取暖。春春和霞儿平日里滴酒不沾,可那日却也喝得两腮绯红;我和萍儿仗着喝白酒不呛喉的量,壮胆抿了几口谷烧。“借酒浇愁”离我们很远,在年轻的我们看来,生活就是美酒配佳肴,用今天时髦的话来讲就是: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那天晚上,我们就着酒放肆欢笑,虽没有作诗百篇,却也似酒中神仙。在生活变成了柴米油盐的今天,青春不再,可友情在,那夜的暖一直在。

  大雪将至未至,冷空气先至。当然,还有些看不见的冷也一并到来。抽本闲书取暖,看的是《东坡志林》里的《儋耳夜书》。苏东坡被朝廷一贬再贬,竟至远贬儋耳,却有心情和几个老书生入僧舍、历小巷,三更天到家被关门外,还笑得如此洒脱自在!他说他笑的是自己,笑的是韩退之先生不懂钓鱼的真味!当年那个“聊发少年狂”的太守,那个“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壮志英雄,在经历了二十余年的颠沛流离后,竟活得如此泰然!在儋州,苏东坡也喝酒,“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喜是“误喜”,红也不是“真红”,可东坡却“笑”。“寂寂东坡一病翁,白须萧散满霜风”,一白须病翁,笑出了自嘲和风趣,这是何等雅量?无论身处何种寒境,他都能坦然对之。心暖,看到的都是绚烂。

  “穿越阴霾,阳光洒满你窗台,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大雪过后,春暖花开已经在不远处。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丹丹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