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回望“中国农民哲学村”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吴伟    时间:2017-08-18 09:19:00    「我要投稿

  地处江山市西南26公里的新塘边镇勤俭村,有“中国农民哲学村”之称。在20世纪70年代,时任勤俭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姜汝旺带领村民学习毛主席著作,喊出了“种田人就是能学好用好哲学”的豪言壮语,在《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发表了多篇文章,勤俭村于是成了全国农民学哲学用哲学的典型,全国有十多万人先后来到勤俭村参观学习。勤俭大队学哲学用哲学的故事,也成了当时全国各地媒体报道、转载的热点。

  在如今的勤俭村,我们首先看到的是村口大石头上刻的九个大字“勤俭中国农民哲学村”。在村里,我们还能看到村民家外墙上的一幅幅手绘哲学画;近几年来修建的“农民哲学文化陈列室”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再现了当年农民学哲学用哲学的场景和氛围;新建的毛泽东像章纪念馆里展品丰富,令人印象深刻。

  作为哲学专业毕业的我,从小就耳闻勤俭大队学哲学用哲学的故事,也曾在大学里听老师提起过,所以一直就想详细了解这段历史。经过陆陆续续的资料收集和阅读,尤其是在看了单继刚等老师合著的《勤俭村遇上哲学》后,我基本弄清了情况,在此作一个梳理和介绍,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

  “红脚梗”学哲学

  从1957年开始,毛泽东主席发动了一场“工农兵学哲学”的群众运动,一直持续到1976年。1959年,勤俭大队党支部成员在解放军的辅导下,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起初的学习也许的确是“实际工作的需要”。1962年,县文化馆干部蔡怡受县委宣传部指派,到村里蹲点总结经验。但是,勤俭大队正式开始学哲学用哲学活动是在1964年,学的是毛主席的《矛盾论》。大队党支部书记姜汝旺善于讲“一分为二”,有“矛盾师傅”的雅号。

  1969年9月,姜汝旺在军代表杨家骏的推荐下,参加了“金华地区第二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大会”(简称“积代会”)。姜汝旺在“积代会”千人大会堂里侃侃而谈,他的报告受到了热烈欢迎。原来在会前,江山县“革委会”宣传办公室和报道组为这次会议准备了文字材料(由报道组的竹潜民起草),经带队的江山县政工组长夏好礼介绍,引起了时任浙江省“革委会”政工组副组长杨家骏的重视。

  在省委调查组的指导和帮助下,大队写作组完成了一份材料报送到省里。材料名称为《毛主席的辩证法是个宝,继续革命不可少——我们大队是怎样开展学哲学的群众运动的》,材料中还附有勤俭大队的7篇哲学小文章。11月1日至10日,浙江省首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大会在杭州召开,姜汝旺在会上念了稿子,再次受到热烈欢迎,并受到省“革委会”主任的称赞。

  勤俭大队的发言材料在1969年11月15日的《浙江日报》头版刊登,题目改为《“红脚梗”学哲学人变聪明心更红——我们大队是怎样开展学哲学的群众运动的》,文章署名为:浙江省“积代会”代表、江山县新塘边公社勤俭大队革命领导小组。“编者按”指出了勤俭大队是1959年开始学毛主席著作,1964年底起开始学习毛主席哲学著作,打破了哲学神秘论。报纸的第3版选登了材料中的5篇文章。“红脚梗”是“农民”的代称,指农民下田地要打赤脚,经风吹日晒水泡,双脚的颜色变红。

  同年11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书名进一步做了调整:《“红脚梗”学哲学人变聪明心更红——江山县勤俭大队是怎样开展学哲学的群众运动的》,内容包括发言材料和5篇文章,文章分别是:戴香妹的《必须自觉当好革命对象》,姜建文的《“老实”的背后》,姜成良的《决不能一把锄头两股劲》,姜洪宗的《为什么灾年有余?》,姜宗福的《庄稼一枝花全靠人当家》。其中戴香妹和姜洪宗的文章名与报纸上的略有不同。这是勤俭大队第一本正式出版的哲学小册子(尺寸为12.6cm×9.2cm),标志着勤俭大队在浙江省先进单位中占据了领头羊地位。

  种田人就是能学好用好哲学

  勤俭大队学哲学用哲学的事例引起了中央高层的注意。1969年11月18日的《人民日报》刊登了15日《浙江日报》戴香妹和姜洪宗的文章。20日的《人民日报》又发表了勤俭大队姜法六的《大石头离开小石头砌不成墙》和姜建文的《“不叫的狗最会咬人”》。1970年第4期《红旗》杂志刊登了戴香妹和姜乾位的来稿,分别是《养成分析的习惯》、《只有破得深才能立得牢》。

  1970年8月16日,对于勤俭大队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一天的《人民日报》刊登了《种田人就是能学好用好哲学》,署名是“浙江省江山县勤俭大队党支部”,文章5000多字,配以近千字的评论《思想建设的一个重要问题》,占了头版整个版面。这篇文章是勤俭大队蹲点干部朱德田整理的一份材料,原题目是《我们大队是怎样学哲学用哲学的?》,署名“勤俭大队党支部”,是金华地区“革委会”政工组宣传办公室编印的小册子。《人民日报》的编辑给这篇文章换了题目,并作了修改。这篇文章为什么能在《人民日报》上刊登呢?原来,这本小册子送交中央党校后,引起了时任中央党校负责人武葆华的注意,他便送给了康生的老婆曹轶欧(当时康生是政治局常委,主管宣传、思想工作,曹轶欧是中央委员),曹轶欧将此文推荐给了《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评论指出:“浙江省江山县勤俭大队,是工农兵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思想群众运动中涌现出来的一个先进单位。他们的经验比较全面、比较深刻,特向广大读者推荐。”很快,8月20日的《浙江日报》头版刊登了《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关于向江山县勤俭大队学习进一步掀起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思想群众运动新高潮的通知》。《通知》发出后,浙江全省各地党员干部代表纷纷前往勤俭大队,参观学习,办学习班,开现场会。外省市的单位也闻风而动,尤其是从上海奔赴勤俭村的人最多。

  1970年8月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种田人就是能学好用好哲学——浙江省江山县活学活用毛主席哲学思想的经验》单行本。此书收入了《人民日报》评论、浙江省“革委会”的《通知》,《种田人就是能学好用好哲学》,还有勤俭大队的16篇哲学文章,分别是:姜汝旺的《学习辩证法是为了更好的革命》、《白田逢雨点滴入土》、《要学景阳冈上的武松》,姜建文的《“不叫的狗最会咬人”》,姜根土的《是“拿枪不见鸟”,还是“有鸟没拿枪”?》,戴香妹的《养成分析的习惯》、《必须自觉当好革命对象》,姜乾位的《只有破得深才能立得牢》,姜洪树的《揭露矛盾解决矛盾》,傅金妹的《有矛盾就有斗争,有斗争才有胜利》,姜洪宗的《为什么灾年有余?》,姜宗福的《对待同志要分清大节和小节》、《庄稼一枝花全靠人当家》,姜刚森的《失败是成功之母》,姜法六的《大石头离开小石头砌不成墙》,姜成良的《决不能一把锄头两股劲》。

  姜汝旺在京宣讲

  大约在1970年9月10日,姜汝旺接到县“革委会”通知,要他马上进京汇报。他先到杭州向省“革委会”领导汇报了情况,几天后在县“革委会”政工组长夏好礼的带领下赴京,同行去汇报的还有江山水泥厂“革委会”副主任、工人吴培生。

  姜汝旺在北京受到了曹轶欧、邓颖超的接见。参加汇报会听姜汝旺演讲的有: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人民日报》社、《光明日报》社、《工人日报》社、新华社的负责人,公安部、外经部、外贸部、中联部的部长们以及司局级干部,各大单位的军代表,卫戍区司令员,北京市“革委会”领导。乔冠华、姬鹏飞、华国锋等领导也听过他的汇报。

  此外,哲学家冯友兰以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其他老师也在北京电视台听过姜汝旺的介绍。毛主席、周总理通过电视转播观看姜汝旺的汇报。先后有20多个国家的兄弟代表团听过姜汝旺的宣讲。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凯莱齐称姜汝旺是“农民哲学家”。

  姜汝旺还两次会见了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不过斯诺并没有和姜汝旺谈哲学,而是问了一些关于农村的问题。胡韶良和徐利水在1993年采访了姜汝旺,在《天下无双的“哲学家”》一文中,对姜汝旺和斯诺会面的情况有生动的描写。

  姜汝旺和吴培生还到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家作客。郭沫若后来给他们题了词。给姜汝旺的题词是:“既当火车头,又当老黄牛。”“一分为二看自己赞扬声中找差距”。

  夏好礼回到江山后,给邓颖超写了一封感谢信,邓颖超回了信。信中说道:“姜汝旺同志讲得很自然,内容也精辟,我们很受教育很高兴!”

  姜汝旺在北京的汇报、宣讲内容,主要体现在《让毛主席的哲学思想在干部和群众中扎根》一文中,此文发表于1970年10月30日的《人民日报》,时值姜汝旺离京前后。

  哲学的解放

  1970年12月,《人民日报》评论组组长王若水到勤俭村调查走访,在竹潜民等知识分子的参与下,一篇全面反映勤俭大队学哲学用哲学活动的文章完成了。这就是1971年3月13日至17日《浙江日报》连载的《哲学的解放》(曹轶欧指示此文在《浙江日报》先发表)。文章的全名是《哲学的解放——勤俭大队学哲学用哲学的故事》,署名是“中共江山县委报道组、《浙江日报》通讯员”,全文约33000多字。这篇长文配了近800字的“编者的话”,开头是这样的:“我们热情地向大家推荐勤俭大队学哲学用哲学的故事。这是一曲哲学解放的凯歌!是政治思想战线上的灿烂花朵!它再一次表明毛主席关于‘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的伟大号召正在变成革命的现实!工农兵就是能学好用好哲学!”

  1971年3月25日至29日的《人民日报》连续5天转载了这篇文章,并加了编者按:“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转载《浙江日报》发表的江山县勤俭大队学哲学用哲学的故事。这篇文章虽然长一点,但是发人深省,颇有味道,值得一读。”

  《人民日报》转载后,全国几十家出版社于4月份纷纷出版单行本。其中人民出版社的单行本封面有勤俭大队的照片,并将副标题中的“故事”改成了“事例”,封二封三和封底共有5张勤俭大队的张片。香港三联书店出版了繁体字版,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藏文版。1972年外文出版社还出版了英文版、朝鲜文版等。英文版的书名是“Philosophy Is No Mystery:Peasants Put Their Study to Work”,直译为《哲学并不神秘:农民学以致用》。英文版正文有7幅勤俭大队学习、劳动的黑白照片;封面图案是木刻版画,一位扎着白头巾的老农手拿“红宝书”(殊不知江山农民戴斗笠而不扎头巾的)。《哲学的解放》使勤俭村的声誉如日中天,达到了巅峰。

  其他报纸对《哲学的解放》的转载估计也较多,这方面单继刚老师的著作中没有提到,我收藏的一份1971年4月1日的《湖北日报》转载了《哲学的解放》第三部分,报纸结尾写了“未完”,由此可以判断是连载的。

  值得一提的是,1974年9月6日《人民日报》刊登了《能文能武的种田人——成长壮大中的勤俭大队贫下中农理论队伍》,江山县“革委会”政工组宣传办公室因此汇编了同名专辑。

  此外,宣传勤俭大队事迹的还有其他的形式,如画报、照片集、连环画、课本、新闻纪录片、越剧《半篮花生》、外文读物等。其中普及版照片集《种田人就是能学好用好哲学》,是由新华通讯社编、人民出版社1972年2月出版的,照片尺幅是9开,共12张,其清晰度远远高于人民出版社1971年出版的《哲学的解放》。越剧《半篮花生》是以勤俭大队为背景创作的故事,村民们也把这个戏看作是对勤俭大队的宣传;1974年6月23日的《光明日报》刊登了《贫下中农爱看〈半篮花生〉》,署名“浙江省江山县勤俭大队评论组”。

  姜汝旺和“哲学三姐妹”的政治待遇

  民间传闻姜汝旺曾经担任过“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政工组副组长”和“金华地区副书记”。但官方文件表明,姜汝旺是“中共勤俭大队党支部书记、江山县委委员、浙江省委候补委员”。据姜汝旺本人回忆和知情人士的说法,姜汝旺曾被任命过“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政工组副组长”,但没有担任过该职;至于“金华地区副书记”更是子虚乌有。姜汝旺的实职是“中共勤俭大队党支部书记”。

  如今的姜汝旺平静地生活在勤俭村,加入了镇里成立的“老娘舅工作室”,为村民排忧解难,为和谐乡村、幸福乡村建设贡献自己的余热。

  勤俭大队因“学哲学用哲学”而出名的戴香妹、傅金妹、毛阿妹被称为“哲学三姐妹”。

  在“哲学三姐妹”中,戴香妹排行老大,当过30多年的农村干部。1975年1月13日,戴香妹作为第四届全国人大的代表,在首都北京参加了第四届人大会议,听了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1977年,戴香妹又被推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四人帮”被粉碎后,戴香妹担任了勤俭大队党支部书记,她转变观念,带领全村干部群众走出“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误区,开始抓经济工作,发动群众栽种了杉木、蚕桑、茶叶,使群众生活有了较大改善。1980年她主动让贤,让年轻人担任了村党支部书记。退休后的戴香妹仍关心集体。

  傅金妹和戴香妹同年,曾任勤俭大队党支部委员、“革命领导小组”成员、妇女主任。此外,她还有“江山县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委员会委员”的头衔。傅金妹曾因在批斗姜汝旺中态度不坚决等原因,被免掉妇女主任等职务。

  毛阿妹在“哲学三姐妹”中,属于“小妹妹”。1970年,毛阿妹由戴香妹、傅金妹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担任了勤俭大队“革领”小组成员,并参加了大队学哲学小组。毛阿妹在1970年10月16日的《浙江日报》上发表过一篇《抓住一个“线”字》的文章。1976年底,原妇女主任傅金妹被免职后,毛阿妹担任了妇女主任。她连续三届被选为当地的人民代表。

  2010年徐忠友对“哲学三姐妹”进行过一次采访,在2010年第10期《档案春秋》刊登了的《“中国哲学村”三姐妹》一文。文中说道:“学哲学曾使勤俭人走过一段弯路,如今我们从‘哲学三姐妹’身上发现,勤俭人已走出昨天的曲折,聚精会神建设今天,展望明天。”

  结语

  在新塘边镇党委政府领导的支持下,《哲学小故事新编》连环画,于2012年8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哲学小故事新编》赋予了勤俭大队“哲理名言”新的内涵。

  如今,在该镇领导的带动下,全镇形成了一股学哲学用哲学的风气,哲学村已经转变为哲学镇。正如勤俭村党支部书记姜赛华所说:“学哲学是永远不会过时的,我们要与时俱进,用发展的哲学观念来推动我们的新农村建设。”

  (本文作者系高等教育出版社首席编辑。本文参考了单继刚、马新晶、周光友的《勤俭村遇上哲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丹丹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