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流泪的老牛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晓文    时间:2017-08-09 08:36:21    「我要投稿

  在动物中,牛是通人性的一种。

  在责任田还没到户的时候,生产队养了三头牛,其中一头被我们唤为大壮。40余年过去了,它在我的脑海里,还是那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形象——毛光皮滑、膘肥体壮,宽宽的背仿佛可负三山五岳,粗壮的腿好似四根擎天石柱,特别是那对弯弯的粗角,更透着一股英武之气。

  八牙齐,好拉犁。大壮听话好使唤,下田的人们总喜欢拉上它。大壮只要一套上牛鞅,不用农人扬鞭吆喝,就将犁拉得又稳又快。有一年抢收的伏天,其它两头牛,一头下崽、一头受伤,60多亩地全靠大壮一架犁。它日夜牛鞅不离地默默负犁耕作,渴了吮几口田水,饿了撩几丛青草。直至有一天,它犁着犁着,突然前腿一软跪了下去,那颗从来没屈服过的头颅,无力地枕在地上。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倔强的大壮,就这样歇了几分钟,当听到吆喝声响起时,又艰难地站起身来,一犁一犁地拉下去……

  大壮犁了多少年地,没人记得;大壮耕了多少亩田,更没人记得。只记得责任田到户那年,队里该承包的田都承包了,可以分的农具都分光了;只有大壮,因为进入暮年期,已经拉不动犁了,没人肯掏钱拉它回家。于是,就有人提议说:杀了分肉吃吧!

  杀牛场就放在晒谷场上。那是个晴朗的日子,大壮被拴在一根石柱上,一条粗粗的绳子死死缠住了它的四条腿。一群年青人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牛肉怎么烧好吃。只见两个壮汉手提大斧走上来,他们在老牛身上来回地抚摸着,好像有点舍不得它。摸了一阵后,他们掏出一条红布带,准备给大壮蒙上头。这时,似乎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原来沉默无声的大壮却突然发出“哞——哞——”凄凉而悠长的叫声。那叫声,让我至今无法忘记,低沉的,凄惨的,悠长的。大壮的悲泣,惹得不远处的另外两头牛,也跟着低声哞叫起来。老牛深哞两声,然后用泪水汪汪的双眼左顾右盼了一阵,只见一串泪珠,从它那大眼睛里滑落,打湿了下面粗长的睫毛。老牛那眼神,至今也还在我眼前浮现,无助的,哀怨的,凄楚的。

  老牛的哞叫,让那些谈论牛肉的人,再也不忍提“吃肉”了;老牛的泪水,让壮汉手中的大斧掉落在地,全场顿时被一种死寂笼罩着。“别造孽啦!我要了!”犁了一辈子地的老队长,走出人群,默默地摸出全部积蓄,将老牛拉回了家。老队长养了半年,看着牛实在干不动活了,还得给它看病吃好饲料,吃不消。老伴就提议说,卖了吧。老队长无奈地点点头。

  卖牛那天,也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老队长让老牛饱吃一顿后,领来了牛贩子。然而,无论牛贩子如何狠命地拽着,老牛硬是使劲地后退,躲在牛栏里不肯出来。老队长不忍心看,便转过头去,却听到了一声牛哞……他转回头时,看到老牛两只眼睛里全是眼泪,便摆摆手说,不卖了不卖了。

  此后,老牛的食量越来越小,精力一天不如一天。两个月后,躺下的老牛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