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千江明月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毛根兴    时间:2017-08-09 08:35:01    「我要投稿

  山峦连绵,像青郁的浪头,一波连着一波地高低起伏。来到此山中,人一下子觉得伟大,仿佛要和众山平起平坐了。悠悠的风搅动天空不安的云,阳光忽隐忽现,跳荡的光芒追赶云脚,殷勤地要给过往的云镶上灿灿的金边;一株紫藤花越过灌木丛的林梢,试图攀上竹枝的高处,枝蔓爬过,开出一些紫色的花,一串一串地随风飘荡。

  梯田一层一层地延伸,有几块已经耕过,闪着黝黑的光;有一些蓄满了水,明晃晃地装着天空。在梯田和梯田之间的一片平坦处,有一座寺庙,高低错落的白墙,顺着山势而建。那白色已经久远,一块一块斑驳成灰色,脱落的地方露出青砖的原貌。整座寺庙占地颇大,却并不巍峨,平凡的样子和普通的农舍并无二致。

  这叫琚源寺,已有一千多年历史。

  对这古老的寺庙慕名已久,如今它就在眼前,一行人踏着层层石阶迤逦而下,来到山门前。

  木窗上残留的黄漆,分明有当年办学的痕迹。现在没了学生,热闹了一番的古寺又沉寂下来。世上的事总是此消彼长,这几年来,寺庙的香火却日渐兴盛。而我来此,却并不为了求佛。我想,如果天地之间真有至圣的神灵,那他一定坐坛于至真的心灵,不需要鎏金的庙宇,也不接受凡俗朝拜的烟火。

  来时已是下午,天色慢慢暗下来,摇曳的烛光忽明忽暗,使得寺庙更显幽深阴凉。祭拜的人们手捧香纸,虔诚叩拜。我的目光却流连于那些雕花的月梁、古旧的斗拱雀替,以及瓦底铺着的干枯树皮。这些苍老旧痕,让我心生敬意。

  在寺内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大门的位置,站在这里,就可以把庙宇浏览个大概——当中一个天井,下方有个很深的水池,山石垒砌,长满青绿的苔藓;池中央铺着石板,沿着石板可以走到上堂的佛像跟前;佛像之上,悬着一块写着“大雄宝殿”四个墨色大字的匾额。

  这时,一块新粉刷的白墙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墙上挂了一块木匾,残破的样子,昭示着有些年代了。四面框都失去了光彩,露出的木头本色,和头顶的梁枋一样灰暗、古旧。我走近细看,不由暗暗心惊,一下子觉得这趟没有白来——匾上小字记载着年代:“大清乾隆戌寅年桂月”,书写者竟是乡人黄大谋。黄大谋是乾隆年间武进士,官至二品。匾上的四个大字,倒是武将剑拔弩张的本色,笔势张扬、锋芒毕露。即使隔了这么多年,那飞动的笔势还是意欲破匾而出。我能一眼认出的是前面“千江”二字,后面两字似乎是“明月”,但因为中间破了一个洞,字体残缺而不敢确定,就拍了张照片发到网上。不多时,有个对佛学颇有心得的朋友回复说:根据匾上的“禅师”二字,确定是“明月”,并且引用了一条偈语:“千山同一月,万户尽皆春。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我一时无法参透其中禅意,只觉得这样的句子,是让我莫名喜欢、有着某种不可言传的力量的。我细细盯着古匾再三凝视,匾上那当年鲜亮的色彩褪尽,残留的油泥似乎诉说着神秘的暗语。然而我还是不明所以,倚着新漆的朱红大柱,看柱上的红灯笼在风里左右摆动。我的目光穿出寺门,门外暮色已深,远远的山头朦朦胧胧……这时有人说:该回去啦,天都黑了。

  走出庙门,几粒晚星稀疏,山间错落的人家亮起淡黄灯火。寺前有条溪涧,林木森森,溪水的轰鸣突出林木重围,轰然有声,像是隐着一条龙。

  这天是初八,月应有半圆,只是夜空云来云往,月亮沾满水汽,一副湿漉漉的样子,努力从云层中挣脱出一线单薄的光明。远远近近的山峰借着这一点微光,稍稍活泛起来,特别是那一块水田,居然有了一番波光荡漾的光景。如果是月明,千山同一月,又该是如何苍茫辽阔的景象?

  又想起了古寺里的那个偈子。千江有水,月落大江,生命难道就不能这般晶莹澄澈吗?如果无法确定我们生命的江河什么时候断流,那么就来虔诚地祈祷:且在它水流丰沛的时候澄江如练、清波涌起,不要浑流、不要怒涛,只要这月落大江的一派漾漾清光!

  夜里下起了大雨,雨的重重帘幕迟滞了晓色的步伐。时间却不闻不问只管向前,晨光在千条万条雨丝中姗姗来迟。当阳光破开云层,天终于亮起来了。

  被大雨清洗过的天地清爽明静,云气从山脚往上拢,一团一团,一缕一缕,随意地,漫无目的地聚合、离散,像是擦肩而过的行人。那些最轻盈的,飘得快些,也飞得高一些。它们一路飞升,越过山腰踯躅的浓云,悠悠而上。人们只需伸手一撩,就能揽起一片纱。水汽兜头兜脸,打湿了眉毛和头发。

  阳光越来越亮,雾越来越稀薄。山脚下的雾气升到了山巅,凝成了白云,被阳光一照,亮亮的一片金光闪耀,群山不再云遮雾绕,一一露出了苍翠真容。青天之上,有两只苍鹰盘来绕去。鼓荡的山风托举着它们,这让它们几乎不必扇动翅膀,也能飞得平稳安详。鹰的下面,有一片竹林,竿竿翠竹直指蓝天。

  真是个好地方。山外再大的喧嚣,到了这里,都化作清净的松涛。琚源寺的晨钟暮鼓,和这山间的雾霭流岚,一一都是清心灵药。在这里,繁华远去,矫饰归真,人在这里浑然忘我,仿佛重新做回了赤子。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