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五月五,过端午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刘艳萍    时间:2017-05-31 08:40:58    「我要投稿

  农历五月初五,万物滋长,绿意萌动。屋后山上的旗艾,临风而长,郁郁葱葱又清香扑鼻。奶奶说:“这种修长的旗艾才可以挂在门前,做清明馃的那种矮艾草是没有资格挂到房门上的。”

  小时候,奶奶的话让我很自豪——村庄里,这种个子长得比我还高的旗艾很少。因此,每逢端午,总有人到家里来向奶奶讨要。

  父亲会在房前屋后洒上些白石灰。“端午过,百虫出。”撒点石灰可以防止这些毒虫爬进家里。母亲总叮嘱我不要踩到石灰,否则会烧到脚。年少时,阳光闪耀的初夏时节,已经可以打着赤脚到处跑了。

  门前水田边的土坡上,每到初夏,总是长满了青青的箬叶。风一吹,箬叶便发出沙沙的声响。我们时常会到土坡去玩耍,那红通通的蓬虆让我们大饱口福。直到肚子吃不下了,用箬叶折一个兜子,装得满满的;或者扯上几根细毛葱,把蓬虆一个个穿好,就像一串串红玛瑙。往往回到家,只记得带了吃的,忘了采好的箬叶,母亲的唠叨便如紧箍咒一样念出。赶紧一溜烟跑出去,将箬叶拿回来。

  新鲜的箬叶洗干净以后,就开始包粽子了。我们围坐在母亲身旁,看着修长柔软的青叶,是如何在母亲手中变成一只只棱角分明却又圆润的粽子。那时只想着如何才能多吃两个粽子,而忽略了母亲看我们的目光。渐渐长大,渐渐明白,那一根根缠在粽子上的线,缠住了一只只粽子,也缠住了我们的心。

  绿树荫浓夏日长,五月初五,洗一个端午浴是必不可少的。母亲早早地备好了从山上采来的清凉败毒的草药,艾草是不可或缺的。煎上一大盆百草汤,据说洗了后,就不怕即将到来的酷暑天长痱子疖子。小时候,洗好澡,母亲会在我的手上、脖子上、脚腕上,系上一条条五彩丝线,我总是忍不住跑到隔壁去跟妹妹们比谁的丝线更好看。母亲还要用一些雄黄酒涂在额头上,念些我不懂的咒语……古老的仪式里,我能记得的,是那多彩的丝线,还有各种令人垂涎的美味。

  经历了春天的繁盛,端午或许是年中最美味的一个节日。除了粽子,早起的时候,桌上必定还有煮鸡蛋、盐水蒜头。初夏时节,大蒜刚好开挖,因为蒜的味道太浓,刚开始我总是很排斥吃蒜头。母亲总说:“吃了蒜,不感冒。”后来,慢慢地适应了,反倒喜欢上了盐水煮蒜那粉中带甜的味道。

  除了煮鸡蛋,母亲还早早备好了咸蛋。每年春夏,见了下乡串户卖雏鸡雏鸭的人,母亲都会挑上几对,小心地养着。刚孵出来的小鸡小鸭,毛绒绒的特别可爱,像一个个走动的小毛球。我会到田沟里捞浮萍、到泥地里挖蚯蚓来喂它们。鸡鸭渐渐长大,开始下蛋了。端午前一段时间,母亲会选上一个结实的坛子,刷得干干净净,用稻草烧成草木灰,和上盐水,把鸡蛋鸭蛋洗干净,放进坛子里,腌起来。母亲总是把每个环节拿捏得恰到好处,每一年端午煮出来的咸蛋,咸淡适中,蛋黄又都浸出了油。

  五月初五,新麦已经收了,母亲会把麦子碾成粉,在端午前一天,做包子、馒头。自己家的面粉,做起来的馒头包子总是显得偏黄。小时候,我觉得这种黄包子不如包子铺里白白的包子好吃,长大后才知道,这是最营养、最绿色的食物。一般人蒸馒头,笼子里垫的是笼布,母亲却喜欢用菜园子边上种的山荷叶,宽大的叶子,两张就可以把蒸笼垫满了。我咬着包子走在乡村的小路上,来来往往的老老少少,脸上都写满了喜气。日子的味道,在节日里,被渲染得淋漓尽致。

  出了嫁的女儿,一般这一天都会回娘家,自然不会空手,少不了带一些礼物,美其名曰“送端午”。家家户户的厅堂里,多了欢天喜地的说话声,孩子们咯咯的笑声。这些声音,和着门楣掩不住的艾草的清香,溢满了村庄人家的快乐和满足,透着浸泡在日子里的芳香绵长。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