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中心」/「帮助」
浙江在线  >  江山新闻网  >  人文江山
层层香
来源:江山新闻网    作者:毛根兴    时间:2017-05-31 08:40:36    「我要投稿

  在我山里的老家,山谷、浅坡,还有树荫下、石径边,遍生着一丛一丛的箬竹。当被春风唤醒的百花争着吐出各色花蕊的时候,箬竹也不落后,紧跟着冒出了新芽,细枝阔叶,像张着青碧的帆,在众花之间独树一帜。

  大约是因为那段与百花为邻的经历,新鲜的箬叶总带着淡淡的清香。用它包出来的粽子,清秀玲珑,一副小家碧玉样的模样,不吃,光看一眼就足够赏心悦目了。

  那一年,十来岁吧,端午又来了,陆陆续续地有人家煮起粽子。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妈妈捎来口信说,这个端午不回来了。妈妈是个土裁缝,常常到一个个村庄给人家缝缝补补,离得远了,就不回来。可我的端午如何过得安稳呢?我日日被从各条小巷弥漫出来的香味苦恼着。那香味折磨着我的嗅觉,勾出了我的馋虫。我能分辨出哪家的是肉香,哪家的是酱香,哪家的是掺了板栗或赤豆的香……

  从学校到家有一段路。星期六下午没课,放学后我牵着弟弟一路奔跑。沿途的香味不绝如缕,似要伸出无数只手来攫住我们。我们沿溪而行,路旁稻绿千重,头顶阳光万丈。在溪边乱石的光影里,我们看到了奶奶。

  八十岁多的奶奶,膝下垫着一个稻草蒲团,跪在溪边洗箬叶。溪水流过奶奶身边,打乱了奶奶瘦小的影子。她一张一张地洗着,箬叶上跳跃着阳光。我和弟弟刹住奔驰的脚步,在岸上呼喊奶奶。奶奶朝我们招手,让我们把洗好的箬叶拿回家。

  要包粽子了!青天、溪水、稻浪、南来的风……瞬间变得美好。

  奶奶将两张或三张箬叶平摊,放上糯米,再小心拢来叶子,头尾对折,扎好。虽说上了年纪手上乏力,但手法纯熟,轻巧地像是给小孙子包襁褓,她包起来的粽子线条流畅、棱角分明。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包,可是掌心的糯米像是千百条小鱼,争着从四面八方出逃。补救了几次终于放弃了,一抖箬叶放鱼归了大海。奶奶笑了,说:“刚学就是这样的,慢慢来,手要拿稳,米不要太多。”尝试了几次,终于包好了一个,皱巴巴的样子。

  “等会儿去溪滩上砍一点野艾回来,明天用。”奶奶吩咐我。“为什么要野艾?”“明天端午插门上,避邪气。”

  这里自然是有故事的。黄巢造反,看到路旁有一妇人带着两个孩子,大的抱在手上,小的却拉着走,小孩子走不动,一路走一路哭哭啼啼。黄巢打马而上,提着宝剑指着妇人喝到:“你这妇人也太不讲道理,哪有大的抱,小的却拖着走的?”妇人一脸悲戚地回答:“这大孩子是我小叔子的,小的是我自己的。小叔子已经逃难死了,我要照顾好这个孩子啊。”闻听此言,黄巢心中一柔,对那妇人说:“你速回家,不要再逃难了。端午之日,你在门口插艾叶为标志,你家人必定安然无恙。”妇人连忙回到村里,把这一消息通知了家家户户。端午那天,看到千门万户都是艾叶,冲天将军仰天长叹,杀心顿灭,宝剑落地。

  奶奶的总结是:“做人要心善,子孙的福气都是祖上做好事修来的。”的确,奶奶始终对道德和良知心怀敬畏,待人善良而热心。

  早年,我家附近的公社,常有一批列入“地富反坏右”的人被拉来“改造”。奶奶见他们可怜,不时给他们热热饭、送口茶、补补衣服。我家三代贫农,名声也好,公社管教干部对奶奶的行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这些小小的帮忙无助于改变他们的处境,但在那个年代,却让那些人心里感到暖暖的安慰。后来,常有人不时地送点蜂蜜,或者过年提个纸包来看奶奶。

  奶奶幼时家境尚好,有个堂兄是前清的秀才,他很喜欢这个常来给自己磨墨的堂妹。书中的“仁”和“义”、立身处世的根本法则,通过这位堂兄之口,深深地烙在了奶奶的心上。身历三朝的奶奶久经动荡,阅历颇多,加上她记性好、口才好,点滴往事信手拈来,于我们而言都是一个娓娓动听的故事。这些故事,有悲苦,有欢欣,奶奶像包粽子一样把它们层层包裹,放在时间的锅里慢慢熬。待到汤汁收尽,岁月回甘,讲给我们听时,奶奶脸上是平平静静的。而我今日回想起来,却如打开久置的香膏,一层一层都是散不去的芳香……

  那个端午,家家门前蒲艾飘香,空气中弥漫着粽子的香、大蒜的香、煮鸡蛋的香——其中有那么一缕,来自我家。

温馨提示:凡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
标签:
「编辑:周耕   责任编辑:周丹丹」
www.js-news.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
一度时评
影像江山
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 2010-2013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在线投稿 | 网站地图 | 新闻道德举报中心 |